1

《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第一章(7)

2010年7月15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前买的“大都工业”股票,扣除手续费和交易税后赚了1亿日元,兴高采烈之下请我们好好地喝了几回。

  收获梦想

  既有热情,又有冷漠,偶尔还有怀有敌意的异国人士,我们似客、似学生,又似被布施的对象。虽然天天欢笑堆在脸上,但是对家人的思念,对祖国前程的苦思,却整天交织在心头……

  把证券听成政权

  20世纪80年代初,野村证券在上海办了两期证券学习班,我也参加了学习,但没有特别深刻的体会。事实上,那个年代,很少有人听说证券业务,而我们读书时有门主课叫政治经济学,课本上,股票和股票交易所仍被认为是腐朽的资本主义产物。当时“*”已经结束,人们的思维日渐活跃,上课时师生之间常常会就教材中的经济理论进行激烈争论,股票和证券交易也是争论的问题之一。虽然争论较多,但大家始终没弄明白股票和股票市场对社会的积极意义到底是什么。

  因此,当宣布每个研修生的研修课题时,我的研修课题引起了小小的骚动。

  “阚治东和张世林,研修证券。”

  “政权?怎么还研修政治问题?”我听到旁边有人小声嘀咕。

  虽然我没有把证券误听为政权,但是我还是觉得一片茫然。但到日本之后,这种茫然很快就被强大的日本证券业及相关金融行业转化为一种震撼。

  蓝泽证券位于东京中央区日本桥,尽管日本桥没有商业街那样喧嚣,可它是与纽约华尔街齐名的金融街。

  在日本桥那一带,坐落着世界最大股票交易市场之一的东京证券交易所,还拥挤着日本70多家证券公司的总部。从日本最大的投资银行野村证券大楼,到名不见经传的小证券公司聚集的证券大楼,一眼望去皆是证券公司的招牌。

  日本桥那一带,还是日本的证券情报中心。那里聚集了日本主要证券金融报纸、期刊的总社。通过一张张无偿或有偿的情报传递网络,投资者不仅可以随时了解日本股市、债券、兑换市场行情以及与这些市场相关联的经济信息,还随时可以了解世界各大证券市场的行情。

  日本桥那一带,还有日本最大的证券情报资料库。里面存放着日本证券行业完整的历史资料,包括各时期的证券法规、证券交易统计资料、上市公司资料及各种报刊杂志档案。

  日本桥那一带,还有无数与证券业相关联的公司。如结算登记公司、证券金融公司、证券抵当公司、证券投资信托公司等。这些公司依靠证券交易而存活,而证券交易又由于这些公司的存在而变得便利。

  从蓝泽证券本部大楼走10多分钟,就可以到达东京证券交易所。

  当时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有1551家,时价总额达到430兆日元,占世界股票市场总额约40%。1987年,东京证券交易所平均每日成交股票96亿股,成交金额9151亿日元,巨大的资金洪流滚滚不息,它既是日本这个经济巨人身上不断循环的血液,又是调节日本经济平衡发展的润滑剂。东京证券股票价格指数上下浮动100日元,就意味着日本投资者拥有的金融资产增加或减少20兆日元。那里每一丝的变动都牵动着日本千万投资者的神经,波及世界各地证券市场。

  我们曾以蓝泽证券工作人员的身份在大阪证券交易所交易大厅工作了几天,感受了证券交易中时起时伏的热烈气氛,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我现在依然能够用手势表示多种日本股票的名称,如“富士重工”就是先比画一个象形山,意为“富士”,再单手上举,意为“重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