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第三章(18)

2010年7月1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有些越南官员关心B股市场问题,详细询问B股的发行方式,以及相关法律。有些官员关心中国证券公司的组建方式、业务范围等等。当然,也有个别自以为对证券市场有所了解的官员,有意拿些概念问题来考我,其中有一个坐在后排的官员站起来问:“阚先生,请你谈谈股票和债券的区别。”这明显是一个有标准答案的概念题。当我简单地从两者之间的所有权和债权、无期限性和有期限性、收益不确定性和收益确定性三个方面的区别加以回答后,我见有人朝那位提问者奇怪地笑了笑,我明白其中的意思:“你小子,想考人家啊?”当有人问我:“如果越南发展证券市场,你认为第一步应该怎么走?”我说我个人的建议是,先成立若干证券经营机构,选择若干企业改制成股份制,然后面向社会公众发行股票,随后再开办股票交易业务,条件成熟后,也就是具备一定上市公司数量后,建立证券交易所。我的建议颇受越南官员的重视。尽管在我们每个人讲完后都有提问时间,但向我提出的问题最多,可能是因为我讲的内容更接近越南当时的实际情况。

  我们讲完后,越南的一位部长作了总结,一是感谢我们一行人的到访,二是我们所讲的内容对他们很有实际意义等等。我们在越南待了没几天,能感觉到越南也在学习中国经济改革的一些做法,力图改变经济落后的局面。我们在河内商业街走走,没见到什么大商场,那些商店和我们过去的完全一样,不大的商店里,由玻璃柜台围成若干个方块,买卖不同的商品,商品品种不是很多,但标价吓人,当时越南盾的最大票面为5万元,相当于人民币50元,一般电器用品都是标价百万元以上,少有人问津。

  我们在书摊上看到,其中有些书已翻译成中文,内容都是宣传越南招商引资政策的。因而大家说,如果越南真要像我国那样实行改革开放,若干年后面貌肯定大变。

  10万人抢购新股

  那是不多见的壮观场面,只见一排雪亮的灯光直冲而来,一辆辆的士在体育场大门前戛然停下,每辆车里冲下四五个人,直问:“哪里排队?”问到后直奔而去。随后又是一排灯光直扑过来,“突、突、突”,每辆摩托上都挤了两三个人。再后面是响着急促铃声的自行车队,最后是黑压压的喘粗气、冒大汗的长跑队伍。不一会儿,近万人已进入体育场,安安静静地坐下。

  抢购

  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初期,上海股票供求关系严重失衡。当时,新的股票一时推不出来,只能先通过对已上市公司增资扩股的方法增加股票的流量。1990年,首批获得增资发行资格的公司有飞乐音响、爱使电子、申华等公司,申银证券公司获得飞乐音响和爱使电子两家公司增资配股主承销商的资格。为确保新股发行公平、公开、公正,经人民银行批准,增发的股票通过抽签认购的方式向社会公众发行。

  早期发行的股票

  当时上海股市热得发疯,对这次新股发行,人们翘首以待,发行工作稍有不慎,可能引发很大的问题。市政府相关部门多次召开会议,研究这次发行工作,强调发行工作质量问题。

  我们经过认真研究,决定在上海静安区体育馆、静安区第二工人体育场和虹口区体育场设立三个发行场所,这三个场所可以容纳两三万人。为了做好安全工作,我们请求大股东工商银行上海分行的支持,分行副行长兼申银证券公司董事长金运立即答应,将会亲自率领工商银行经警大队数十人前来支援。我们又去虹口和静安区公安分局请求警方支持,警方答应抽调警力维持好发行现场的治安工作,静安公安分局分管副局长更是痛快地答应届时亲自坐镇指挥,并对我说:“阚总放心,有我在就不会出什么事,静安分局什么场面没碰到过?!”我听他这样一说,立刻放下心来,静安区位于上海市中心,重要的机关多,大型的公众场所也特别多,日常大型的活动不断,警方这方面力量强大,经验丰富,处理我们这次承销工作中可能遇到的社会治安问题还不是小菜一碟?金运董事长是一个对工作非常认真仔细的人,又带着我找了市公安局分管这方面工作的一位副局长,把这次承销工作中可能出现的社会治安问题向他作了专题汇报。市公安局答应会指示有关分局全力支持我们。走了工商银行经警大队,静安、虹口公安分局和市公安局这一圈,我们对这次股票承销工作中的治安问题,心中总算有了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