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第三章(21)

2010年7月1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经历1989年的事件后,地方政府最担心群起事件发生。以当时的情况,再撑20多个小时根本不可能,中间不知会出现多少难以预料的大乱子。权衡利弊后,我决定提前发放抽签号。我把想法通过电话与金运董事长沟通了一下,金运表示完全同意,但要求我向人民银行请示一下。我一方面要求工作人员作好提前发放抽签号的准备,一方面把这里出现的严峻情况向人行有关领导作了汇报,希望他们批准我们提前发放抽签号,同时也转告了警方的意见。

  人行的意见很快来了,批准我们的意见,但要求我们确保承销工作的安全。大家都明白,安全比诚信更为重要,一旦出现严重的社会治安问题,谁都承担不起责任。体育场内的人群听到我们正在研究提前发放抽签号的消息,并被告知在场内的人都可以得到一张抽签号,不服从指挥的人将会被驱逐出场等等,一下子安静下来,需求得到满足的“狼群”一下子又变成了“羊群”,驯服得很,随着指挥的命令起立、立正,很快排成一支支整齐的队伍。

  风波平息

  此时我们面对的还有一个问题,那些还在马路上的人潮怎么办?场内安静了,场外的喧闹声显得更响了,甚至有人在领头高呼:“阚治东,出来!”场外人群不疏散,提前发放抽签号的工作根本无法执行,因为他们把体育场的门都堵死了。我提出,唯一的办法只有再开辟一个发放抽签号的大型场地,把场外人潮引向那里。我的提议得到大家一致同意。有人提出,离这里约两公里多的地方有静安区工人体育场,容纳万把人没有问题。我们立刻通知警方,由他们与静安区体委领导联系,让他们通知体育场工作人员打开体育场大门和照明系统。另外,紧急安排一批工作人员,在人群到达之前先在静安区工人体育场作好准备。一支由申银证券公司工作人员和银行经警组成的小分队迅速集中,带队的是发行部负责人全志杰、司机顾汉耀。因为大门出不去,一行人只好带着发行抽签号和必需用品悄悄翻墙而出,直奔静安区工人体育场。

  24日凌晨两点多,我们这里通过警方高音喇叭宣布新增设发放抽签号的消息,要求聚集在马路上并希望得到抽签号的人群立即前往新的场地。通知发出后,聚集在威海路的人群便很快奔向静安工人体育场。静安工人体育场那里刚打电话问怎么不见人过来,就听电话里有人惊呼:“来了,来了。”事后有人告诉我,那是不多见的壮观场面,只见一排雪亮的灯光直冲而来,一辆辆的士在体育场大门前戛然停下,每辆车里冲下四五个人,直问:“哪里排队?”问到后直奔而去。随后又是一排灯光直扑过来,“突、突、突”,每辆摩托上都挤了两三个人,再后面是响着急促铃声的自行车队,最后是黑压压的喘粗气、冒大汗的长跑队伍。不一会儿,近万人已进入体育场,安安静静地坐下。我们曾担心,派去的人太少,压不住阵。全志杰报告没问题,进入场地的人听话得很。

  凌晨4点钟,五个场地同时开始发放抽签号,所谓抽签号,要比此后的认购表简单得多,就是在银行的对号单上加盖申银证券公司的专用印章,领取抽签号不用付钱,也不用验明身份证,事后在公证处的见证下,由工商银行储蓄处摇奖队摇号,根据抽签号发放数量和增发股票的股数确定中签号码,以及每张中签号码认购的股数。中签的人凭中签号再到指定的场所缴钱认购股票。因此,实际发放抽签号的业务流程很简单,把着大门发一张送一个人出去,速度很快,早上六点前,五个场地抽签号发放工作全部宣告结束。各发售点门外基本没有拥挤的人群,马路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