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第三章(22)

2010年7月1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事后,我们在每个场馆都贴上了通知,说明本次增资配股认购踊跃,很多群众提前数天前来排队领取抽签号,为了照顾认购群众的身体健康和保证认购场馆周围正常的交通秩序,经请示有关部门,本次认购股票抽签号发放工作已提前进行并已结束,云云。不少人对此非常不满,在申银证券公司总部门前又嚷又叫,还有的跑到一些职能部门去宣泄不满,我们只能耐心解释,实在劝不听的,也只能任其自然,因为这些抽签号毕竟是发给了已经排了十多小时甚至二三十小时队的投资者,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发行工作存在舞弊行为。

  第二天,我心里还惦记那些受伤进医院的人,让证券业务部的经理买些水果之类的礼品,去医院探望一下。事后,他们都报告没有什么大问题,不少伤者家属对我们积极救助并及时送往医院救治表示感谢,大部分伤者或家属不要求我们承担医疗费,他们认为我们不是过错一方。但是他们提出一个请求,希望能给他们一张抽签号,因为他们很早就去排队了,如不是发生这样的意外,理应能拿到抽签号。这些伤者及其家属的谅解态度感动了我,在和公司其他领导商量之后,公司特别批准给几个伤势严重的每人五份中签号,其余伤势较轻的也获得一两张中签号。

  抽签号发完后,我们经过计算,发现可以做到十个号码中签一个,每个中签号可以认购飞乐或爱使公司股票五股。当时,飞乐和爱使公司的股票都是50元面值的,折成今天的股票就是每个中签号可以买到250股股票,当年增配股认购价格也就是在面值的基础上略微溢价30%左右。因为此时的飞乐、爱使股票价格又涨了,所以每份中签号可以稳赚1 000元以上。那年头,1 000元等于一个人大半年的工资,如果他们把这些股票再放上几个月,赚得的数目就远远不止上面那个数字了。

  上海新股提前发行,并差点儿引起大祸。由于有关方面打过招呼,上海媒体没有报道增发股票出现的混乱等情况,平静得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这样的事。但还是有好事者把上海增发股票过程中出现的情况向北京有关方面报告了,被告发的除了申银证券公司还有万国证券公司。万国证券公司在申华股票增配股工作中也出现了同样的险情。告状材料内容不仅仅针对我们两家证券公司,还针对上海有关部门。有关材料指控我们发放抽签号时秩序混乱不堪,出现堵塞交通、人员受伤和治安方面的问题,列举了多少人在拥挤中受伤,多少人在混乱中被偷被抢等等。

  报告引起北京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为此派出调查小组前来上海。调查组到我们公司调查时,我的回答很干脆,在我们指定的场馆内没有任何被抢被偷的报案,在这些场馆内更没有出现拥挤踩伤的问题。至于场馆外的问题,不属于我们负责的范围,请调查组去向警方了解。

  调查组让我带他们到现场看看,一看的确是很大的体育场馆,即使静安体育馆也能坐上3 000多人。那时北京来的调查人员对股票没什么了解,更难体会人们对股票的疯狂,心想这么空旷的场馆内卖股票能出什么事!随后,他们又到警方那里了解,警方称没有这方面的报案。他们想找受伤的当事人调查,当事人不承认是为买股票受的伤。最后调查组只能以“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结束了在上海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