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第三章(16)

2010年7月1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那时讲课很少有用投影或电脑多媒体演示工具的,完全靠嘴讲,多少有点枯燥,但老同志们听得很认真。这中间不断有老同志插话,其中张劲夫张老的问题最多,而且很内行,张老担任过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经济委员会主任,是我国老一辈的经济问题专家,也是德高望重的老一辈革命家。当我谈到股票的筹资功能时,他关心是哪些人在买股票;在谈到金融中心时,他很关心金融中心各项功能的问题。由于股票对大部分老同志而言还是一个新事物,因此不少老同志的问题属于基础性问题,对此我都一一作了解答。通过一问一答,会场气氛更加融洽。不少老同志对股票的筹资功能有了初步认识,但对股票的交易感到不解,疑虑此举是否会助长人们的投机心理。对此,我解释说,为了有效地发挥股票的筹资作用,必须建设一个活跃的股票流通市场,指出不流通的股票很难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股票只有通过流通,才能使其价值得到真正体现。接着,我又从投资和投机的关系谈起,认为投机并不是可怕的事,在股票市场上,投机只是时间和机会的选择。当然,我也向老同志坦承,股票市场的建立,对社会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但总的来说,股票市场的建立,对我国而言,是利大于弊。

  不知不觉中,两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不少老同志还有不少问题。李立安秘书长不得不打断大家,对这次股票报告会进行了最后总结,代表中顾委的老同志向我们表态:第一,我们不当你们的反对派;第二,必要时,我们还可以给你们敲敲边鼓,我们这些老同志尽管已经退了,但是讲话还是算数的。

  老前辈们全体鼓掌,表示赞同李立安秘书长的表态。会后,老同志们又聚在中顾委小楼前和我等合影,给我的中南海之行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

  与中顾委部分老同志在中南海合影

  去越南讲股票

  远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之前,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就对中国股市的发展予以了高度重视。苏联没有解体之前,苏联驻上海总领事馆就不断介绍其国内的官员参观我们静安证券业务部,东欧其他国家也有客人前来参观我们当时那个小小的股市。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后,来参观的人更多了,当然主要是奔着上海证券交易所去的,有时也到我们这些证券公司转转。

  1994年,越南财政部一批官员来申银证券公司参观,听了我对中国股市发展情况的介绍,非常感兴趣,当即表示,越南的情况与中国相似,越南发展证券市场应该向中国学习,而不是向日本、美国学习,中国发展证券市场的经验很值得越南借鉴。他们当场邀请去越南给他们讲一课。

  不久,越南财政部向我发出了正式邀请函,同时被邀请的还有华夏证券公司的总裁邵淳和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吴雅伦。

  越南是我们的邻国,两国关系时好时坏,此前还在边境上打了几年仗,战火刚平息。因此,越南对我们这些从未去过的人而言,有一层神秘感。那天我们到达河内机场上空,飞机没落地我就通过舷窗往下瞧,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机场内没有几架飞机,几头水牛在机场边的草地上悠闲地啃着青草,几个牧童在草地上戏耍。河内机场的建筑和设备都很陈旧,海关、边防的服务有点像我去日本研修时国内机场的状况,服务质量不高,效率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