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第三章(20)

2010年7月1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在大门倒下后的一瞬间,外面的人不明情况,一阵欢呼,你拥我挤往前涌,门口已有一堆人倒在混乱之中,情景非常危急。负责安全工作的工商银行经警小伙子们一边大呼“有人倒下了”,一边奋不顾身冲上去挡住潮水般的人群,硬从人们脚底下抢出那些被踩踏的人。经初步检查,有的可能锁骨断了,有的可能肋骨断了,有的可能腿骨伤了,更有些人伤势不轻,需要立即送往医院急救。有几个伤势较轻的不愿去医院,稍作包扎后又回到了排队的行列。幸亏此时几位经警组成的分流小组已经按指挥部命令,翻越围墙,及时打开了毗邻静安体育馆的五四中学的大门,缓解了静安体育馆的压力,险情没有进一步加剧。

  与此同时,威海路旁的静安区第二工人体育场又冒出险情。由于体育场内的人越来越多,已超出场地容量极限,再放人进去,势必造成各种问题。此时警方的建议是,不能再放人进入,他们立即关闭了大门,并请门外陆续前来的人改道其他发售点。静安体育馆和虹口体育场也由于同样的原因关闭了大门,并劝告人们到位于申银证券公司本部的静安区第二工人体育场。

  静安区第二工人体育场大门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占据了整个路面,所有车辆只能绕道而行。人们为我们不守“无限量发行”的承诺发出诘问,为不能进入场内而愤怒,一群年轻人则喊着“一、二、三”的号子试图撞开大门,大铁门尽管被警方用绳索加固,但仍有可能被撞倒。有些手脚灵活的年轻人爬上体育场附近的建筑物,翻墙进入体育场,不长的时间,维持秩序的经警就抓住好几个。有几个人从二三楼的高度跳下去,脚都摔断了,须送医院救治。场内人群也不平静,在缺少食品、饮用水供应的场地里,要求人们长时间有秩序地排队是相当困难的。不断有人要求提前发放抽签号,众人跟着起哄。单靠工商银行的经警大队,场内秩序已难以维持。

  望着体育场内外黑压压的人群,我对人似乎有了新的认识,感觉欲望难以满足的人群有时候真如狼群一般。此前,我曾请行家估算这三个场馆需要投入多少警力,我们也是根据专家的意见进行了安排,可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看来投入再多的警力也难以见效。

  到了深夜两点多钟,威海路上的人群不但没有散去,反而越聚越多,骚动随时可能演变成骚乱。

  面对这严峻的局面,指挥部平时很有主见的治安专家此时也束手无策了。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一阵警方指挥车的高音喇叭声,有人告诉我,静安分局局领导带着他们的特警大队来了。我如释重负,心想有救了,这种局面他们见得多,办法也肯定多。不一会儿,静安分局主要领导带着几个人神色凝重地走进来,大声发问:“这怎么办?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会出大事的!”

  “怎么办?”我们刚想向他讨教,他们倒问起我们了。看他们焦虑不安的神色,全然没有了几天前的那种自信。

  怎么办?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提前发放抽签号”,这个想法我思忖已久,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样做必然失信于民,对一个金融机构来说,是件非常难堪的事。可不这样做,延误到明天早上,三个认购场地周围的路面势必严重堵塞,影响市民出行,或者引发其他严重的社会治安问题,其后果我们根本无力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