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第三章(13)

2010年7月1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本报讯】(记者孙卫星)16张上海电真空公司的股票,将作为上海市的“特殊礼物”,在今晚的金融国际研讨会闭幕式上赠送给为研讨会献计献策的外国代表。

  今天,上海申银证券公司无偿转让了这些股票,并在16张股票上写上了新股东的姓名。这些新股东分别是美国国际集团公司董事长格林伯格、美国前财政部长威廉?西蒙、前国防部长温伯格、法国里昂信贷银行副总裁菲力浦?沙委朗等。

  这16张股票每张面值为100元,股票期限为“不限期”。按照国际惯例,这些洋股东可以按期来沪领取每年分得的股息和红利。

  此时离闭幕酒会还有两个小时。我心想要坏事,果然,与毛应梁行长一说,他当即就火了,连声说:“怎么会这样!这报道如果给朱市长看到,那还了得!他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只能安慰毛行长,说现在急也没有用了,何况消息也不是我们捅出去的,现在只能祈望朱市长在宴会之前没有看到这则消息。那天,我和毛行长去赴日本一家证券公司的宴会,毛行长的情绪非常低落,我知道他在衡量这件事可能引发的后果。偏偏我们去的那家日本证券公司在排席位时出现了严重的差错,把堂堂工商银行上海分行行长毛应梁的位子安排在了偏桌上,却把上海市其他银行的行长,甚至副行长都安排在主桌上——谁不知道,拥有15 000名员工,拥有上海40%金融资产的工商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在上海商业银行行长排名中始终是第一位的?毛行长沉着脸,坐在那里吸了支烟,可能是越想越火,突然起身对我说:“小阚,我们走!”主人发现我们刚进来就要走,感到很奇怪,也可能意识到席位搞错了,忙来拦着,但已来不及了。毛应梁说了声:“我们要参加朱市长的宴会去!”说罢头也不回,带着我拂袖而去。

  答谢宴会如时举行,上海市委书记,市长*参加,上海市方方面面的官员随同参加,加上与会人员,总共摆下了二三十桌。毛应梁行长的席位在主桌边上一桌,我和尉文渊等人的桌位靠后。我们和叶龙裴约定,上到第四道主菜时,由他去和朱市长悄悄咬耳朵,如果朱市长同意,就由毛行长上去,把我们准备好的股票递给朱市长。

  整个过程我似乎比毛行长还焦虑,怕朱市长不同意赠送这样的礼品,回去再发现《新民晚报》那条消息,那可真闯祸了!此时门外的孙卫星也有点后怕了,其他媒体同行都谴责他,不该这样抢消息,大家吓唬他,万一今天朱市长股票没送,你们的总编的位子还想坐下去?

  一道菜、两道菜、三道菜,我在心中点着数,此时我看毛行长似乎和我一样,也没有心思用餐。第四道菜上完了,还没动静,我着急了,拖着朱小华把叶龙裴拉到边上,告诉他别忘了这件事。叶龙裴是个性格开朗的海派人物,他告诉我们没有问题,他会相机行事。第五道菜上完后,叶龙裴走到朱市长旁边,对他咬了番耳朵,只见*市长欣然起身,走到话筒边,大声说:“为了感谢这次与会嘉宾的精彩演讲,我要送你们一份礼物,至于什么礼物?我先不说,请你们猜一猜。”“朱市长送礼物!什么礼物?”场内气氛顿时欢快起来。

  美国国际集团董事长格林伯格的太太硬把老头推到前面,让他去猜是什么礼物。格林伯格也会来事,他问朱市长,是不是他申请在上海开办友邦保险机构的批准文书下来了。几番猜测,没有一个人猜中。此时,朱市长大声说:“下面请工商银行行长毛应梁为我们揭开这个谜底。”毛行长喜气洋洋地走到台前,用他特有的浙江义乌口音的普通话大声说:“朱市长给大家准备的礼物,是我行全资附属的上海申银证券公司提供的上海真空电子公司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