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第三章(12)

2010年7月1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让朱市长给境外贵宾赠送股票,有没有可能?当年上海的外资委主任叶龙裴,被公认为是对朱市长了解较多的干部,用大家的话来说,是朱市长身边的红人。朱小华和我去征求他的意见,叶龙裴肯定地说:“行,股票作为礼品,这个建议朱市长会接受。”叶龙裴建议我们把股票准备好,在会议结束时的答谢宴会上听他安排,见机行事。叶龙裴在朱市长身边的时间多,对朱市长的脾气摸得比我们准。当年*为了对外招商引资,听说上海批一块地要盖100多个公章,大为光火,为此成立了上海市外资委,人称“一个公章委员会”,以此解决100多个公章的问题,他点名担任第一任外资委主任的,就是叶龙裴。

  朱小华和我商量,以申银证券公司名义通过朱市长向17位演讲嘉宾每人赠送一股电真空股票,当时每股电真空股票市值300多元,总计也就是5 000多元。我们约定,事前把股票按演讲嘉宾名单完成过户手续,在答谢晚宴上由我递给朱市长,由他一一赠送。后来,我听说工商银行毛应梁行长也参加会议,就建议由毛行长上台递给朱市长,因为那时工商银行是上海申银证券的全资股东。我把这个安排告诉毛行长,毛行长很高兴,但也产生了和我们一样的担心:朱市长会不会这样做?

  那年的上海市市长咨询会议,上海所有金融机构的主要负责人都参加了。第一天的会议开得非常成功,与会代表纷纷就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问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朱市长也作了精彩演讲。按会议安排,晚上有一场专题演讲会,演讲人是美国前国防部长温伯格,那场演讲会出现了较为尴尬的场面——那年世界政治格局出现重大变化,苏联解体,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也开始出问题,西方国家对此甚为得意,温伯格一个小时的演讲处处流露出洋洋得意的神情。他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权变化大谈社会主义的种种不是,得出的结论似乎是资本主义必然战胜社会主义,尽管他的原话没有直接这样说,但通过翻译,与会的代表都能听出这层意思。那天是个小会场,*市长坐在第一排,我坐在侧后方,距朱市长不远,可以看到他神色凝重。

  温伯格演讲完毕,*市长上台致辞,他致谢后,转而回应了温伯格的演讲,他谈到这个世界不能只有一个声音,也不能只有一种颜色,如果是那样,这个世界就过于单调枯燥了。随即,朱市长针对温伯格的观点温和地作了驳斥。朱市长的口才是公认的,回答不失东道主风度,沉闷的会场上爆发了阵阵热烈的掌声。

  第二天会议继续,上午休息时,上海一批跑金融新闻的记者找我谈起晚上的答谢宴会上朱市长赠送礼品的事,他们不知从哪儿听说是我们申银证券提供的股票。因为都是熟人,我告诉他们有这样的打算,但最后送不送取决于朱市长。当时在场的有《解放日报》的时赛珠,上海广播电台的左安龙、肖美瑾,《新民晚报》的孙卫星以及《文汇报》、《新闻报》、《金融时报》等一大批记者。这些记者彼此相熟,同行们都知道《新民晚报》抢新闻厉害,因为它是晚报,如果当天的新闻抓不住,就要比其他媒体晚一天,大家都怕孙卫星当天把这条消息捅出去。如果这消息发出去,但朱市长最后不送股票,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这些记者都反复关照孙卫星不能抢发这条消息,孙也是满口应允,让大家放心。下午会议结束后,我陪毛应梁行长先去参加日本一家证券公司在上海举行的活动,再参加7点半举行的市政府答谢宴会。一出会场门,有人递给我一份当天出版的《新民晚报》,一看,头版中间,赫然写着——16张电真空赠送给外国代表,电真空有了“洋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