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第三章(8)

2010年7月1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筹备工作全面铺开后,上海市政府组织我们去香港考察证券市场的情况。由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罗时林任团长,成员中有尉文渊、汤仁荣、吴雅伦和我。那时香港和内地的交往很少,我们一帮人中大部分是首次去香港,不少人还是第一回出境。我们在香港待了一周时间,由上海实业(香港)公司负责接待。一周时间内,我们走访了联交所、期交所、证监会和香港的主要证券金融机构。香港方面非常重视我们这个团,因为这是内地派出的第一个证券业考察团。当时,香港不少舆论担忧上海发展证券市场会动摇香港的金融地位。我们则是每到一地都重复强调优势互补、上海证券市场还处于实验阶段等等。

  那次去香港,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些香港人不但不会说普通话,连听普通话都难。我们到香港联合证券交易所与全体董事开会,居然还用上了同声传译系统,我们说一句普通话,那里翻一句广东话,现在想来仍觉得很有意思。

  三人领导小组成立后,行里让罗时林行长负责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具体指挥和协调工作,他当时最担心的是上海股票价格天天涨的问题。在香港考察期间,每到一地,他都要问人家:“你们是证券专家,请教你们一个问题,股票价格如果涨得太快了,有什么办法把它压下来?”在香港联交所,有的理事听了很奇怪,问为什么要把它打压下来,回答说涨得不合理。人家告诉我们,只有人为制定的价格才是不合理的价格,市场通过供求双方形成的价格都是合理的价格,这个回答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罗行长性格开朗,善于言谈,一路上不断向我们介绍养生之道,但不久便查出是胃癌晚期,两年后去世,年仅48岁,令人惋惜。

  那次去香港考察,收获颇丰。在香港,我们看到他们庞大的清算交割系统,既浪费人力物力,也没有工作效率,由此坚定了尉文渊在上海股票交易所实现无纸化交易的决心。

  那次去香港唯一有点不顺的是尉文渊。他去香港之前换了双新皮鞋,皮质太硬,走几天就把脚磨坏了,回到上海一忙没及时医治,右脚肿得像馒头。

  1990年11月14日,人民银行总行正式批复成立上海证券交易所。

  首次会员大会

  1990年11月26日,在上海氯碱总厂投资的华南宾馆内,召开了上海证券交易所首次会员大会,说是大会,实际会员并不多,全部会员也只有25家。会员大会的一项议程是选举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理事,我和管金生、汤仁荣都轻松当选。接着召开理事会,按规定要选一个理事长和一个副理事长,理事长市里已指定由交通银行总行行长,上海市政府咨询小组成员李祥瑞担任,因此真正要选的是一个副理事长。因为是新中国第一个证券交易所的第一任副理事长,大家都跃跃欲试。事前,有人告诉我,万国证券为了争取这个职位,已做了不少游说工作,摆出了志在必得的姿态。我没太在意此事,更没刻意去做工作,公司内部因此有了怨言,认为这不是我个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公司行业地位的大事。

  副理事长人选的第一轮选举,我和管金生得票相同,都是6票,第二轮选举中,我得票超过管金生,当选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任副理事长。事后听说老管很是失望了一阵,埋怨是理事会中政府代表搞的鬼。那时,申银证券的广告词是“证券之星,中国申银”,没有万国证券的“万国证券,证券王国”来得响亮和霸气。就我的看法,同行们选我,实际上是对申银证券以及它的前身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在中国证券市场实实在在的开创性工作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