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第三章(19)

2010年7月1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对发行时间,我们也作了精心安排,定于周六上午,一旦出现人群拥挤,交通堵塞,由于是休假日,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可能会小得多,另外也方便上班族参加本次新股认购。为新股发行,我们还成立了指挥部,指挥部设在位于静安区第二工人体育场旁边的申银证券公司总部。指挥部人员除了我之外,还有金运和静安公安分局的分管局长等人,考虑到可能会有一部分投资者提前排队,我们决定一部分指挥部的人员周四开始集中。

  对发行时可能出现的问题,尽管事先作了充分的估计和准备,可是出现的情况还是令我们措手不及。

  周三晚上就有人报告,说在三个认购点已经有人开始排队。我们立即驱车赶往几个发行场所,发现现场情况不算太严重,在场所大门外聚集了一些人,模样大部分像是附近的居民,大概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周四下午,三个发售点传来消息说,各发售点排队的人越来越多,相关路面出现混乱局面,如不采取措施,将会影响附近的交通。我们前去一看,立刻傻眼了,三个发售点外均已是人头攒动、吼声震天。

  经研究,指挥部决定打开体育场馆的大门,把人安排到场馆里面去。静安体育馆由于那天晚上还有活动,因此要到晚上10点之后才能开放。当时我在位于威海路的公司办公室,打开窗子可以清楚地看到静安区第二工人体育场内的情况。

  开始,人群进入场地后的秩序还算可以,不少人带着干粮和饮用水进入场地,准备“打持久战”,算算也是,当时距原定的发行时间还有40多小时呢。工商银行派出几十名经警在体育场内尽责地维持秩序,高音喇叭传来阵阵指挥声,要求队伍一排排坐好,不要乱,本次发放的认购号是不限量的,只要排队,人人都有份。

  这时,三个场馆都向指挥部报告,排队的人越来越多,但局面尚能控制。不过,越发令人不安的是,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涌向三个认购点的人还在不断增加,好多人是下班后吃完晚饭从各个区县陆续赶来的。静安区第二工人体育场有好几个足球场那么大,平时感觉很空旷,但在那天似乎一下子变小了,因为人来得太多了。静安区第二工人体育场晚间照明不是很好,在楼上,很难看清楚昏暗的灯光下人群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能听到场内人群常常为点点小事引*动,和维持秩序的经警用车载高音喇叭制止骚动的训斥声。

  长时间的等待加上饥渴和疲劳,不少购股者渐渐失去耐心,变得烦躁起来。

  晚上八点多钟,静安体育馆告急,那里的局面严重混乱,已难以控制,希望我们派员增援。于是,我和金运董事长商议,由他带些人去静安体育馆,我仍坐镇指挥部。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静安体育馆准备开门纳人。而让人犯愁的是,馆内只能容纳3 300人,贸然开门让馆外的上万人涌入馆内,很可能会发生事故。指挥部经紧急磋商,作出决定,借隔壁五四中学的操场再开一个发行点,使静安体育馆外的人群分流,同时进入两个场地。

  特警大队出马

  就在指挥部作出这一决定的时候,静安体育馆的大铁门“轰隆”一声,一头朝里倒下。原来,几个年轻人看到大铁门是插销式的,就抬起大门、退出插销,推倒了大门。好在里面准备打开大门的那帮经警小伙子们灵活闪退,才没有被那迎面倒下来的大铁门砸伤,可是负责指挥的金运董事长的手臂还是被铁门的边角划开了深深的一道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