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第二章(16)

2010年7月1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抛者寥寥而购者如潮,交易量骤升,货源何在?原来,去年发行电真空几千万元股票颇不景气,各证券公司曾吃进大量股票,近几日,工商银行上海信托公司倾其存货,仍供不应求。该公司副总经理告诉记者,原申银证券100万股电真空股票已有一半放出。

  记者报道的是我让静安证券业务部试用竞价买卖的场景,至于100万股电真空股票库存已放出一半的说法,则有点夸张。

  有关人士认为上海股票趋涨,有随着二手国库券得益率下降,部分市民转向股票的部分原因,但是确凿的事实表明,24日那样的暴涨,是深圳等地一些股票“炒手”,携巨款来沪,欲重温发财梦,如果此种炒法成势,股价疯涨,就值得忧虑了。阚治东告诉记者,对此已有防微杜渐之举,如成交延长交割期至一周,交易者须出示身份证,限定每天上涨幅度等。

  股票热了,交易活了,证券业务部最初还是很高兴的。此前,证券业务部股票是买进多,卖出少,再加上有些股票由我们包销的部分发不出去,静安、虹口两个证券业务部都积压了不少股票库存,上海已上市的股票大部分积压在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的金库里。股市热的初期,我们通过这部分股票库存对市场价格起一个平抑的作用,自己也可回笼点资金。自从实现涨停板制度,看到我们卖出的股票天天涨,而且只涨不跌,最后我们也不舍得外抛了。为了平抑股市供求关系,我在初期还硬性规定业务部每天卖出一定数量的股票,可往往一开门就被认购一空。有一段时间,我们基本上不对外卖出股票。根据涨停板规定,我们证券业务部也每天提高股票买入价格,但大部分想卖出股票的客户还没走到我们的证券业务部,就被黑市“黄牛”拦截了。

  于是,在我们证券业务部周围逐渐形成一个很大的股票买卖黑市。黑市股票价格初期比我们证券业务部高不了多少,但慢慢就拉开了价差距离。以电真空股票为例,如我们证券业务部内挂110元,外面价格也就是120元左右,但在黑市股票“贩子”的哄抬下,电真空股票的黑市价格很快突破400元,而我们业务部的挂牌价格还限制在200元以内。股票黑市愈演愈烈,静安证券业务部门前的西康路被来自市内市外,特别是广东的股市淘金者围得几乎水泄不通,车辆只能绕道而行。不管是谁从那条路上走过,都要经过无数盘问:“股票有伐?”一旦你流露出可以商谈的样子,就立即成为众多人争夺的对象,有人有幸得到你的默许,马上就会把你领到另一处,商讨成交价格。成交后,一手交股票,一手交钞票,但钱不会全部交给你,留下黑市价格与证券业务部挂牌价格的差额,让你陪着到证券业务部内完成股票过户手续,然后再把差额给你。对卖出股票者而言,手续麻烦些,但多得到的钱可不是小数目。但仍有不少人嫌黑市交易手续麻烦,也怕不安全,坚持把股票卖给我们业务部。

  不少“黄牛”为此简化了手续,完全一手交钱,一手交股票,但要你一张身份证复印件。股票交易后要办理股票过户,股票过户是在股票背书上进行,先是原有股东同意卖出的印签,然后再在背书上写下新股东的名字,随后还有办理过户机构和经办人员的印签。为了打击股票黑市交易,我们规定,股票交易后必须办理股票过户,股票过户必须持有买卖双方的身份证,但是随着上海其他几个证券业务部也开办了股票交易。那里交易的股票由他们工作人员集中到我们静安、虹口两个证券业务部办理股票过户,买卖双方都要出示身份证实际上不可能做到,于是有所变通,采取了凭身份证复印件过户的做法。不少“黄牛”也就钻了这一空子,把某些证券业务部的人搞定了,因此不在乎身份证是否是原件,这也是上海当时股票黑市疯狂的原因。果然,不久后,上海海通证券公司部门负责人在这方面出了问题,收取“黄牛”大量贿赂,案发后受到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