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第三章(17)

2010年7月1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我们被安排在一家部队招待所,简陋但很干净,窗外经常可以见到一些军人在操练。屋内有一台九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越南当年最流行的是中国电视剧《渴望》,反映了和我们改革开放前一样,那种渴望摆脱贫困的普遍心态。我和公司国际部的蒋登富到那里不久,吴雅伦、邵淳他们也到了。当天晚上,我们被告知,越南财政部一位副部长将宴请我们,为此我们作了认真的赴宴准备。令我们吃惊的是,这位副部长的宴请竟是在河内市的一家小饭店,没有什么VIP包间,我们与其他客人之间只是用屏风隔了一下,菜肴竟也非常简单,一盘冷盘,一个汤,三四个炒菜。我记得冷盘是由黄瓜和肉片拼成,炒菜更是家常菜,喝的酒是中国产的香槟酒,尽管这种酒我们在国内从来不喝,但在主人的热情劝导下,我们还是喝了几口。当我们想拿酒回敬主人时,发现供应的香槟酒就限于一瓶。这并不是越南官员不好客,这一方面反映了越南政府财政上不宽裕,另一方面也反映越南政府这方面的制度约束非常严格。第二天,越南财政部的另一位部长宴请我们,其标准也与第一天的差不多。

  讲课地点是越南财政部大院一排矮平房中的一间会议室,有点像我们过去乡村政府的会议室。在讲课之前,主人把我们安排在会议室隔壁的小会议室休息,小会议室的一边有一张红布铺着的桌子,桌子上是一尊越南领袖胡志明主席的塑像,顶端有一幅红底金字的横幅,我们不识越南文,但估计是“沿着伟大领袖胡志明指引的方向奋勇前进”,在越南,胡志明主席就像中国的毛泽东主席一样,是受人尊重的领袖人物。主人曾带着我们参观了胡志明当年的办公场所和居所,环境非常好,以竹子搭建的一个凉楼据说是胡志明主席的旧居,非常朴素。在竹楼旁边不远处有一个防空洞,在越南战争期间,胡志明主席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指挥越南人民取得了越战的最后胜利。

  前来听我们讲课的有越南财政部和司法部的部长,以及一大批司局级干部,会议室坐得满满的,他们穿着都非常随便,样式也都差不多,与我们*结束后的穿着相似。那次吴雅伦主要介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情况,邵淳讲了什么,我记不太清楚。我讲的内容主要是中国股市的发展历史,介绍中国的股市发展是先建立股票一级市场,再建立股票柜台交易市场,然后再建立证券交易所;介绍股票市场的发展先从上海、深圳两地试点,然后再向全国推广;中国的股票分为A股和B股以及这样分的原因。我也介绍了我们发展股市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最后,我们对越南发展股市提出了建议。我们每讲一段,由越南财政部的老张用越南语翻译一段。老张,我们在上海已经相识,汉语不错,但带有较浓的山东味。

  每个人讲完后都有一段提问时间,越南的官员提问还是很活跃的。我记得给我提出的问题不少,有些问题很有水平,有些问题较为肤浅。有位部长问我:“阚先生,你认为发展股市是先发展证券公司,还是先发展证券交易所,或者两者同时发展?”我告诉他们,中国的股市是先发展证券公司,让股票先在证券公司柜台上交易,在取得了一些经验后,再成立了上海、深圳两个证券交易所。越南的路怎么走,完全取决于你们自己,但不可能先成立证券交易所,证券交易所只是证券交易的一个场所,它设立的形式有会员制和股份制,一般情况下,它的会员应该是证券经营机构。如果只有证券交易所,没有证券经营机构,那么这个交易场所将变成没有机构参与的场所,可能只是自然人进入交易,而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证券交易所都不允许自然人直接进入买卖,所有买卖都必须经过中介机构,而这个中介机构就是证券公司。”我还告诉他们:“上市的股票首先有一个股票发行工作,而股票的发行工作是证券经营机构承担的,因此从这一点上看,设立证券经营机构先走一步是必须的。”此后,我没研究过越南证券市场发展问题。在中国证券市场发展初期,也有不少人搞不明白证券公司与证券交易所的区别,不少人把我们证券公司的营业部称为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