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三章 实款到账,才是硬道理(3)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一句轻飘飘的“不搞了”把浙商全都给忽悠了。两个月来,浙商投入的人力、物力在瞬间都付之东流了。此时,双方正式签定的合作协议书上鲜红的大印墨迹还未干,对方却已毁约。到目前为止,该公司连一个解释都没有。

  浙商百思不得其解:这么有身份的太原开发商,又是再三盛请,又是董事会讨论通过,又是几个全权代表反复接洽,又是签意向,又是签协议,到最后,自己却失信于人,他们的诚信在哪里呢?董事会通过的东西都没用,正式签署并盖了鲜红大印的协议书也没用,在商界,哪还有比信誉更有用的东西?

  媒体的朋友知道我的郁闷后,也纷纷不解。听完我的倾诉后,《人民政协报》记者于07年3月20日拨通了太原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办公室的电话。一位姓杨的负责人在听完记者对该事件的转述后,表示自己对此事并不知情,记者想与该公司老总通话的要求也被她婉言拒绝,只表示问明情况后会再次和记者联系。大约两个小时以后,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一个电话号码,让记者向该号码的主人了解情况。

  电话中的老总称自己是太原商业地产投资项目的参与人之一。对于我把此事透露给媒体,这位老总大感意外:“我们后来搁置了这个项目是因为资金和时间太紧张了,但这并不表示我们毁约,今年如果时机成熟的话我们还是会找浙商继续合作的。让陈俊在项目策划中付出了这么多,我们也深表歉意,但事后我请他喝过茶啊,他怎么还把这事告诉你们媒体了?”在电话里,虽然记者几次提到合作意向书和协议书的签订问题,这位老总却并没有搭腔,他反复强调的只有两件事:喝茶赔罪、继续合作。

  也许在这位老总的眼里,我的反应有些小题大做,也许在他们眼里只是认为这是个小问题,不就是没履行协议吗,又不是不做了,只是再等等而已;不就是白跑了几趟太原,他们也是有难处才没启动项目,再说对方还请喝茶赔罪了。问题的关健在于,在讲信誉、重规则的商界,一纸协议和一壶茶的分量远不可能等同,一壶茶也远不能弥补单方毁约给对方带来的伤害。

  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守信誉,使它们自食苦果。到目前为止,近60家全国各大媒体全文详尽地报道了其不守信誉的事实。

  在我的博客上许多人纷纷留言对此事加以评论。2006年12月18日21时50分,有一位叫康敏的网友给我留言说:陈会长,首先我作为山西的一位房地产从业人员,对您对山西地产的支持表示感谢,同时也对您这次遭遇深表遗憾。希望您对山西地产的支持不会因此受到影响。另有一位网友留言:哈哈,热诚不等于信誉。讲信誉就得付出,所以还是不讲信誉的好。道不同不相谋啊。

  2007年01月07日22时23分,还有一位叫高见的网友留言说:陈会长,对您的遭遇深表同情。我想是不是邀请您及浙商投资团需要支付的经费太多了才导致对方不愿意的?

  我在网上回复高见说:很感谢看到了我的博客,特别是我在太原的奇遇记一文,对您的一些看法,现将一些内容再补充给你。我们几次都是被盛邀去太原的。四次请我们去太原,我们没有向对方索要过一分钱的报酬。这不是说我们的思想境界有多高,当时真的被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真诚所感动。一次又一次他们董事长当面同我们约定及一次又一次的落实具体事宜。我们当时的真实想法是此项目的赢利点在后期,我们也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他们。我们浙江商人做事大大方方不会隐瞒自己的想法,同时把对方组织一个大型活动的费用经双方反复计算也明明白白地告诉对方。退一万步说我们总不能投入大量的精力人力又投入大量的资金来做对方的项目。这在行业内是没有的事,也是违背商业游戏规则的,也不符合人之常情。商业上的游戏规则对方老总是懂的。为此董事会用整整一个下午来讨论,没有任何异议,并同意此方案的实施。之后,对方又派专人谈活动资金的落实,并在双方自愿、几经修改协议内容的基础上签了协议,他们又加盖了公章。他们的不信就在于签了协议又自己推翻了协议。连个招呼也不打。说句平和的话:说话没谱的人,谁敢同你做事呢?协议签了自己把自己推翻了,同没签协议就不认可、不做此事性质完全不同。在业内,说他没信用还是轻的呢。假如你遇到这类人,这类事,你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