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五章 给自己留够底牌(1)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浙商选择商业地产的矛盾论和实践论是什么?目前的主要矛盾是如何整合和利用充裕的浙江民间资金和丰富的人力资源对接好项目,为这些资金寻求新的投资和回报出路。请浙商做项目的人很多,但所谓的好项目还真的不多。好项目是讲投资回报率,而不是搞慈善。

  一 浙商投资有六怕

  导读:浙商投资有六怕。“六怕”凝结着浙商血淋淋的投资教训。

  1 怕朝令夕改

  一个好项目,必须规模够大,发展前景够好。先不论项目所在地的交通状况、生态环境,不求当地政府提供的政策有多优惠,但求项目所在地的政策一定要稳定。对于投资者来说,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

  这几年,浙商到全国各地投资,成功的案例很多,资金投进去打了水漂的情况也不少。众多失败的投资案例中,大部分都是由于项目所在地政府的政策朝令夕改引起的。

  政府诚信的缺失已经成为令投资者最为头疼和恐惧的事情,资金到位后,一纸与投资前稍有不同的“红头文件”就可能会让投资者血本无归。

  几年前,在某地政府的邀请下,浙商经过多番考察,投资了一个集服装、鞋帽、小商品于一体的综合批发市场。市场经营上了轨道,客源逐渐增多以后,当地政府突然发了一个文件,宣布市场某部分区域的土地为政府所有,要求收回。过了一段时间,政府又故伎重演,宣布另外一块土地也要收回。市场交通方便的几个部分都被割掉了,只剩下中间的“孤岛”,营业额骤减,业户怨声载道。浙商迫不得已向省市等有关部门反映这个情况。上级部门很重视,查明情况后,当即将当地政府的负责人撤职,但浙商投资者在经济上的损失和心里上的伤害却是难以弥补的。

  这件事情后,浙商在挑选投资地点的时候特别慎重,有意向投资的时候也要经过反复考察。一般情况下,浙商选择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投资,因为这样的地方政策相对稳定,政府的诚信度也比较高。

  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是为了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最需要发展的是比较贫穷的落后地区,如果投资者都流向了富裕城市,贫穷落后地区岂不是要越来越贫穷,越来越落后?

  贫穷的地方一般有比较大的开发余地,本应该是投资者的乐土,但投资者却大多不敢去,原因是这样的地方相对闭塞,没怎么见过上千万甚至上亿元的投资,当这么大一笔钱真的到了手里以后,很容易产生别的想法。越贫穷的地方越想招商引资,招到商以后却往往起了“邪心”。“这些钱就当扶贫基金吧!这些钱就给我们脱贫致富吧!”于是投资者开始敬而远之。长此以往,恶性循环似乎不可避免。

  贫穷地区的政府要想改变这一现状必须转变观念,不能‘今天招商引资,明天关门打狗’,要多到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去考察,真正给投资者提供真心诚意的服务,树立自己的口碑。转变观念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其转变观念的过程很痛苦,却又势在必行。

  有资金、能吃苦、理性、头脑活是浙商重要的资本,有浙商的地方就会有商机,有商机的地方就会有人来投资,但投资过程中最怕的就是政府的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变质”。

  2 怕信息不准

  2005年11月,有位朋友向我们推荐了一个投资项目。这个项目的位置就在长江上游,交通方便,文字资料写得确实很好。介绍人说,此项目各种证件已齐,由于前任大老板摊子铺得太大,又在海外做大买卖,实在没有精力顾及此项目。此地离浙江、上海等经济发达的地方也不太远,想吸引浙商、沪商来此投资创业。根据资料上的情况粗略估算,投资回报率也挺高的。我和义乌、温州的一批老板闻讯后便浩浩荡荡专程过去。结果一到现场发现情报完全错误,介绍人顿时也傻眼了。据了解:原来,这个地块是一个大领导的亲戚在操作,什么证件也没有,什么费用也没交,和当地政府的关系也很微妙,错综复杂。大领导都搞不定的事,叫浙商如何搞定?他们是想套用浙商的资金来解开这个死结,是一个活龙活现空手套白狼的招式。浙商一眼就看穿了这个鬼把式。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弟兄们,撤!”我们头也不回地撤回来了。从这以后,我们宁可多同政府保持联系,宁可多同一级开发商保持联系,也很难相信所谓的介绍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