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二章 眼光有多远,生意就能做多远(1)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生意做得越大,眼光越要放得远。做大生意,一定要看大局。你的眼光看得到一省,就能做一省的生意;看得到天下,就能做天下的生意;看得到外国,就能做外国的生意。

  自古以来,浙商的足迹就遍布了世界各地。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浙商就率先成群结队的走出国门。受大海的召唤,受安雀怎知鸿鹄之志理念的熏陶,他们都向往着在人生的大舞台上有一番作为,闯荡国外,练就从商的眼光和胆识。

  一 跨出国门

  导读:艰辛的留学经历换来的是终身受益的价值观。哪怕一时不能完全奏效,也会变成安身立命的一部分。

  1993年5月6日,北京火车站的国际列车候车室里熙熙攘攘,北京至莫斯科的3次国际列车正在检票。我登上了这列国际列车,赴海外淘金。

  国际列车缓缓驶出北京站后,经张家口,过大同,暮色苍茫时抵达二连浩特。待列车停稳后,我国海关官员鱼贯似的涌上列车,边招呼旅客下车接受严格的出境检查,边逐一查看每个包厢中的行李,铁路工人忙碌地用机器把整列列车悬空,紧张地更换着列车车轮。

  早晨,北京还是春意融融;夜晚,二连边境却是寒气袭人。海关大厅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我站在海关大厅一角,冷得直打哆嗦。忽然,门外又卷起大风,蒙古大沙漠的风沙自北向南直扑而来,呼呼作响。空气中弥漫着一团团呛人的泥土气,海关大厅的门窗无法阻挡风沙的侵袭。我们用双手捂住口鼻不能奏效,又匆匆挽起衣袖捂住脸庞也不能奏效,只觉得呼吸短促,心跳加快。

  我熬了6个多小时,天终于渐渐放亮。这时,海关官员把经过仪器鉴别后的旅客护照,出境卡等出国文件一一发还。出境验关终于结束。我们又返回各自的车厢。国际列车喘着粗气,拉响汽笛,在沙漠风暴中艰难地起步了。听!风沙肆虐,车窗被沙石刮得砰砰作响。看!一堆堆如小山高的沙丘在迅速移来,沙借风威,搅得天昏地暗,视线模糊,分不清东南西北,铁路也被堆堆沙土全埋住了,火车被迫停驶。我隔窗望去:茫茫沙漠风暴中有几个小红点格外醒目。定睛一看:啊!原来是几位身穿红色防沙衣的铁路工人在铲除沙土,以保证列车继续通行。

  “国门!国门!国门到了!”刹时,车厢内出现了一片欢腾。车厢的过道里挤满了目睹国门风采的人。我伏在窗前久久凝视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门”。它巍然屹立,顶天立地,由远而近,由近而远。列车拉响汽笛,缓缓驶出国门后,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确确实实出国了。

  此时,列车已进入蒙古境地。“嗷…嗷…嗷…”撕人心肺的嚎叫声呼啸而来。数名身挎冲锋枪,全副武装的蒙古边防军在几条大狼狗的引导下向国际列车急奔而来,登车检查我们的护照和签证。气势汹汹的大狼狗在我身边嗅来嗅去,蒙古军人翻行李,查包厢,顿时列车内充满了一股紧张气氛。

  沙漠风暴仍在狂啸不息,堆堆沙丘切断了道路,挡住了视线。我不禁回首遥望远处依稀可辨的国门。猛回头,异国狼狗虎视眈眈,狂叫不息,风沙肆虐,茫茫一片,无路可行,前方又是一片陌生的国度,举目无亲,路在何方?我思路无序,视线模糊,泪水情不自禁地簌簌夺眶而出。“祖国,再见了,祖国!”

  列车在蒙古境内走走停停。在一些小站上,一些蒙古儿童扒在车窗口伸手向我们索要东西,我们抛些糖果零食给他们逗着嬉闹,换取蒙古硬币,以作纪念。列车过乌兰巴托后,开始全速前进,丛丛密密的白桦林一闪而过,无边无际的原始大森林也悄悄隐退。转眼,列车到了俄蒙边境。经俄国海关验关后,列车在俄国境内驶上了世界上跨时区最多、举世闻名的西伯利亚大铁路。异国风光,俄罗斯情调,使人目不暇接。时至晚上11点多钟,多情的夕阳还恋恋不舍,不忍离去。我身临在奇特的“白夜”之中毫无倦意,尽情欣赏异国他乡的人土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