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二章 眼光有多远,生意就能做多远(2)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列车在俄国疆土上不舍昼夜地奔驰。经过全程六昼夜的颠簸,我们终于到了俄国首都莫斯科。

  早就听说国际列车上的餐饮很贵,我特意买了一箱方便面,带上了国际列车。那时的方便面粗糙无味,用开水冲泡开后,汤里没有一滴油,也没有一点香味,真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吃,必须要吃下去!”天天顿顿,我泡着方便面,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吃下去,最后吃到反胃为止。现在我看见方便面都条件反射,时至今日,我再也没有主动买过方便面。

  在国际列车上,一帮中国匪徒洗劫国际列车。他们把尖刀逼在每一个旅客面前,一个车厢一个车厢地洗劫。中国匪徒洗劫国际列车的案件十分令人震惊,引起了国内高层领导的关注,立刻组成了以姜战林(现任铁道部公安局局长)为领导的专案组。他们在国际列车上,抓捕了许多中国匪徒,押回国内,依照法律枪毙了这些罪大恶极者,使一度抢劫成风的国际列车恢复了平静。有些漏网之鱼尽管逃到了国外,但国内公安部门始终在追捕他们。据报道,有一个漏网之鱼,10年后潜回到国内,结果在王府井大街一露面就被公安人员逮捕归案了。

  《潇洒走一回》这首歌是我在赴海外淘金的国际列车上听到的最为刻骨铭心的歌。当时我一个文人出国下海,也有脑筋转不过弯的时候,两块钱的点歌费真难倒了我。

  国际列车上的广播里正播着这首歌,这首歌的歌词和歌曲正好符合我当时的心情。“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这几句歌词触动了我的神经,我问列车员能不能再播一遍。“去九号车厢广播室。”我赶紧到了广播室恳求广播员能否再播一遍。“点歌费两块钱一首。”我听着就傻了。“不就是再播一遍吗?还要两块钱?”我想想当时出国前的工资才只有220块钱,点首歌就要花两块钱!于是我悻悻地一路自哼自唱地走回自己的车厢。可见我当时还带有一股浓浓的书卷气,出国的目的也是为了换换脑筋。从此,我在商海中浮浮沉沉十几年直到现在。

  说句心里话,我也不傻,我懂得从商的路上风吹雨打。说句实在话,我也有情,人间的那个烟火把我养大。十几年的经商道路上铺满着鲜花和荆棘,充满着掌声和泪水。

  我就读浙师大外语系时,一提起“北京外国语大学”,仰慕不已,觉得高不可攀。当初,我登上国际列车时根本没想到回国后会在北京发展,也根本没想到15年后会在北京与北外为邻的高级住宅中著写这本书。真是天地悠悠过客匆匆啊!

  出国前夜,姚云标、蒋丹峰、程明放等老同学为我特设家宴送行。“西出阳关无故人,劝君更饮一杯酒。”他们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在异国他乡处处要留心,孤身一人,处处要注意安全。席间,我们喝着酒,回忆起“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岁月,他们还向我赠送远行的礼品,姚云标还拿出500块钱硬往我口袋里塞。老同学的嘱咐和情谊让我感动得热泪涟涟。谢云平、刘振清等众挚友也与我热泪沾衣叙情长。

  一位农民企业家得知我要出国,特意坐了3个小时的汽车,强忍着全身关节炎发作的疼痛,从乡下赶到我家,提着几斤水果来看我。临别,他拿出200块钱,也硬塞到我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