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十五章 不要卷入任何政治派系纷争(1)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一 圆融 立命之本

南京总统府的大门造型别具一格,外圆内方,含义深刻。为人圆融、方方正正,做人做事在这个建筑物上得到了淋漓尽致地体现。2007年6月,我去延边大学讲学。该校主教学楼前耸立着一块大石头,石头上刻着由李岚清亲笔题词的“圆融”二字,刚劲有力,十分醒目。在讲课中,我特意提问同学:“‘圆融’真正的内涵是什么?”在场的几百个大学生没有一个能答得出来。

“方”是做人之本,是堂堂正正做人的脊梁。但是,人仅依靠“方”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圆”的包裹,圆就是圆通、圆活、圆融、圆满,围绕着这一个“圆”字,做足了通、活、融、满,一个喜气洋洋的新浙商的形象便跃然而出了。

“圆”是处世之道,是妥妥当当处世的锦囊,无论是在商场、官场,还是交友、情爱,都需要掌握“圆融”哲学,才能无往而不利。

一个人如果过分方方正正,有棱有角,必将碰得头破血流;但是一个人如果八面玲珑,圆滑透顶,总是想让别人吃亏,自己占便宜,必将众叛亲离。因此,做人必须方外有圆,圆中有方,外圆内方。

真正的“圆融”哲学是大智慧与大容忍的结合体,有勇猛斗士的武力,有沉静蕴慧的平和;真正的“圆融”哲学能承受大喜悦与大悲哀的突然发难;真正的“圆融”哲学行动时干练、迅速,不为情感所左右,退避时,能审时度势,全身而退,抓住最佳机会东山再起。

一代“红顶商人”胡雪岩,正是一个真正懂得“圆融”哲学之人!

胡雪岩本来就不是饱读诗书出身的,因此像孟郊那样“万世皆走圆,一生犹学方”的心态志向,胡雪岩是绝对不会有,不能有,也不敢有。作为学徒的他,假如还有这种闲适高逸的志向,十有*是要先吃几年苦头的。

他唯一能行得通的,便是那万俗皆走的“圆”字。大家怎么说,我就怎么说;大家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体察了人心的喜怒哀乐,顺随了人们的爱憎欲恶,做到了这两点,万事无不可遂,人心无不可得。

墙头草,风吹两面倒。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对于这类圆滑、趋炎附势的墙头草式的人不能纵容,也不能深交,因为他们见风使舵,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以浙江民间俗语形容就是“千句一,万句三”,真实性由此可见一般。

但圆融不等于圆滑。圆融是心态平和,能爬狗洞,能跳龙门,能处理各种关系,能与人为善,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汶川大地震后,我收到了很多短信。比如“活着真好,莫在意钱多钱少,汶川的震波,分不清你是乞丐还是富豪。活着真好,莫计较权大权小,汶川的楼板,不认识你头顶着几尺官帽。”

二 始于政治 终于政治

导读:始于政治终于政治,关心政治不要卷入政治,做个纯爷们,做个纯商人。

无论中国还是外国,都有政治经济学这一说。中学、大学都有政治经济学这门课。无论在哪个国家,政治和经济密不可分,是一对孪生兄弟。商人要反复揣摩如何把握政治方向做活经济。我真正领悟到政治经济学内涵是来自多年的商界实践。

一些商人往往把商业的“宝”和利益都押在官场和官员身上。有些商人一心想挤入政坛,既想做政治家又想做商人;既想得到政治地位又想得到商业利益。无可非议,要想把生意做大,就必须依靠政治势力的庇护。然而,政治家、经济学家、商人是三个不同的概念,三者的思维方式、工作方式和交往的对象是完全不同的范畴。世界上既做政治家又做商人的人少之又少。这样,一大批商人就逃不出官商勾结的传统模式。一朝天子一朝臣,朝朝天子朝朝臣的历史在国内外无处不在。365天风水轮流转、皇帝轮流做,上台终有下台时。于是出现了许多看起来像官员,实际是商人,许多看起来是商人,实际又是官员,一般人还真看不清其到底是官员还是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