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十五章 不要卷入任何政治派系纷争(3)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三 女记者的画外音

导读:从政讲政绩,从商讲利益。作为商人,你图政绩还是图利益?

1984年初,有一篇长篇广播通讯——《女记者的画外音》,着重报道了浙江省海盐县衬衫总厂步鑫生的改革事迹。我听完这篇长篇通讯后,心里为之一振。浙江省出现这么大的改革家,大家也都十分关注。他把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小衬衫厂改革成全国颇有名气的典范,真是十分了得。大改革家步鑫生不仅是海盐县的光荣,也是浙江的光荣。

步鑫生名气真是大得很,被媒体捧得大红大紫,受邀四处做报告,越来越多的领导,越来越大的领导也不断地关心他。从此,他成了政治和经济的结合物。1984年秋天,步鑫生要求创办年产30万套西装生产线的报告获得了中央批准。这个西装厂,被后来很多研究“步鑫生现象”的学者认为是他失败的开始。“我名气大,官员们要做政绩,肯定也要找上我。”多年以后,步鑫生重提这段往事,情绪激动。

没过几年,我又听说这位改革家,政府不理他了,媒体也不捧他了,落荒而走,去外地办企业也以失败而告终。现在,他隅居上海。

最近,看到一篇有关步鑫生之前的报道,我感慨万分。当经济与政治结合时,就看你拿捏的程度如何,或成为风云人物,或昙花一现。时过境迁,过了这个村就不再有这个店了,再想翻身就难了。

原来他的失败是这样“堆积”出来的。当时,县里一位主管局长找到他,要求他上一套西装生产线。之前,这位官员已被他推辞过三次。这一次,他再也抹不开面子,只能点头答应,但要求是“6万套规模”。

这份计划送到省里,一位主管全省工厂的厅长看后表示,步鑫生是全国模范,要做就做最大的。“我当时就反问他,什么是最大的。”步鑫生依然记得当时跟领导对话的情景。那位领导顿了顿:“30万套。”这句简单的话让这个西服厂由最初的18万美元的预算成了80万美元。

1984年,6000平方米的西装大楼开建,虽然有国家的外汇源源不断地支持,但对固定资产只有50万人民币的衬衫厂而言,根本无力承受。随后,国家财政出现了赤字,银行贷款开始紧缩,西装大楼几度停工。

“西装大楼开建之后,我们就是负资产了,大楼建好后,我们就负债80万美元了。”步鑫生说,“等1985年西装流水线建好,全国的西装热已经过去,生产的西装根本卖不出去。”他忙于抓西装大楼的基建,放松了对衬衫厂的关注,衬衫厂的效益开始一路走下坡路。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第一批十大民营企业家,顺应历史潮流,迎合政治需要,虽然也获得了很大的政治荣誉,但是到后来,死的死、亡的亡、关的关、逃的逃、下台的下台,现在只剩下半个,这半个就是浙江省著名的民营企业家鲁冠球。可惜,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四年前,应中国民营企业家协会邀请,我和史玉柱赴内蒙赤峰为当地企业家讲学。我和史玉柱在主席台上相邻而坐,零距离接触了他。在讲学中,史玉柱亲口讲述了一个他自己失败的案例,我至今不能忘怀。他说,当年盖巨人大厦时,十八层已经足已。某领导视察后,说要盖个二十几层才像样。又一个领导来视察,说要盖个三十几层才像样。领导层层加码使这栋大楼不断层层加高,原先十八层的大楼盖到了六十几层。 “砰”的一声,资金链突然断裂,眼睁睁看着这栋大楼成了烂尾楼,成了当时史上最牛的烂尾楼。史玉柱一下子从富豪变成了乞丐。据说,有一次从上海到北京开会,他连买一张火车票的钱都没有。尽管到后来,史玉柱没有失信预购房的投资客,一一还清了债务,但此教训足足给史玉柱上了一堂生动的市场课,那就是做项目要看市场,千万不能随着某些领导的信口开河而头脑发热,更不能为了迎合某些领导追求的政绩做市场,否则就是死路一条,欲哭无泪。

步鑫生红得发紫时,就读在浙江大学的史玉柱也曾到海盐学习取经,决心做个像步鑫生一样的民营企业家。后来,史玉柱实现了他的愿望,成了一个民营企业家,但创业初期穿新鞋走老路,步了步鑫生的后尘,按长官意志办事,犯了步鑫生同样犯过的错误。看来民营企业家很难跳出“官商结合”的怪圈。走过、路过、看过这些民营企业家的历程,无论是步鑫生、史玉柱还是其它商人,都是同工异曲,活得是那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