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十八章 没有资本就没有发言权(1)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一 从商人到企业家的资本发言权

导读:没有经过商业的砺炼和资本的积累,就没有发言权。

“我这半辈子稳稳当当一路走来,没有太多的坎,没有太多的豪情壮志。”颜冬友凭着坚持与适时的商业转型创下了上亿资产,产业遍及南北。人到中年的他,仍不减当年闯京城的锐气,连续两年,投资上千万,收购国有水泥厂两个,步入二次创业的征程。

说到消费理念,他深有感触:“十万和百万享受有距离;百万与千万相比距离明显多了。一千万与一个亿就没什么区别了。因为,我们也只能消费在这个极限……”

18岁那年,浙江温岭的颜冬友没有听父亲要求高考复读的忠告,选择辍学,迈上了漫漫的经商征途。他只身一人独闯海拉尔、牙克石等边陲城市。那时,毕竟太年轻,他没有把生意做起来。

1985年春节刚过,22岁的颜冬友带着两个弟弟到北京做生意,出门前,父亲给了他们三兄弟每人一千元。当时来北京做生意的人还很少,他们经常受到歧视。一开始没人敢租给他们房子,房东以为他们是从监狱出来的“臭小子”。他们好说歹说,房东总算把房租给了他们。

尽管租房给他们,房东还是留了一手。在左邻右舍支招下,房东大妈想出了一个自认为极为安全的办法,她用一根细绳子拴着一个铃铛放在房间里。这三个小子万一有什么不轨的行动,她可及时向左邻右舍“报警”。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过去了,这个大妈总是看着他们进进出出为生意奔波,哪有什么不轨的迹象?

解铃还须系铃人,房东大妈终于把铃铛解了下来。过了两年,房东大妈在闲谈中把这个真相告诉了他们。他们笑得前仰后合。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昔日的三个臭小子,如今在北京都自己购买了房子,房东大妈还经常念叨,“十几年来,我家房客不断,但就这三个小子最朴实,给我印象最深。”

初到北京,颜冬友听老乡说卖塑料制品有一定市场,便在当时还算贫民区的东钓鱼台租了几平米的店面,用仅有的钱到批发市场买了塑料制品进行零售。当时批发市场塑料制品供不应求,颜冬友经常因进不到货而发愁。

颜东友偶然发现,购进的商品包装箱上有生产厂家的地址,琢磨再三,决定前往广州直接到厂家进货。这样可以减少二道贩对中间利润的剥取,又可以保障货物的充足供应, 同时还可以经营批发,一举多得。有了这个想法后,他从父亲那儿借了两万块钱南下。刚开始通过火车零单发货,每件塑料制品统一加价15%出售。第一次从广州进货他就赚了3000多块钱。提起这件事,他饶有兴致地说:记得很清楚,当时一年往家里寄5000块钱已经很不错了。

1996年,颜冬友已不屑于小打小闹,开始包火车皮发货。这时候,塑料制品厂家逐渐增多,批发市场日趋饱和,塑料制品市场开始萎缩。颜冬友感到,如果没有固定的销售市场,很可能会出现存货积压,甚至滞销。他开始寻找一些大的零售商合作,提供送货服务,而这项业务的前提是拥有在工商局备案的公司。为了得到这些业务,已有一定积蓄的颜冬友拿出50万元资金注册了北京全顺得商贸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不久便发展成了京城数一数二的塑料制品批发派送中心。

1997年,颜冬友又从事箱包生意。于是,他在繁华的王府井租赁店面做起了箱包零售、批发业务。这个选择非常有战略性,箱包生意日渐兴隆。如今,颜冬友在西单和王府井共有五个连锁店面,成了箱包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