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七章 一个好汉三个帮,选择好你的合作伙伴(5)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2005年6月份,北京西南三环有个商业地产商邀请我为他策划。他说:“你带50个浙江商人来投资吧!”我说:“50个不够,100个!”于是,我组织、主持推广了北京西南三环商圈。我把招商的客户群首先定位在浙江商人身上。当即我们针对浙江商人搞了一个大型的专题活动。第二、三天,就有几个浙江老板定下了800万、1000万的铺位。之后,浙江商人全要了此地一连串的铺位。浙江商人的融资能力特别强,你投资,我也投资,就把市场搞活了。当初,此地商铺的价格每平米一万元,现在升值到万元/平米;住宅的房价也由原先的4800元升值到2万多元了。

  市场、市场,有市才有场。现在有些地方往往人为造场形“市”,效果甚微。究其原因是人们把老祖宗这两个字搞颠倒了。中国的汉字有其结构逻辑,不能随意拆词(字)解说。几千年的叫法就是市场,没有叫成“场市”的。“市”就是人气、人流。没有人的地方是做不了买卖的。在人烟罕见的地方搞出一个五星级的场所来办市场,招商是难之又难,于是就出现了拉郎配和招商人员被逼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一个大型的火车站的人流量一天有好几百万。大的火车站边上肯定有大市场,它靠人流来消费,没人流赚不了钱。这批人流怎么消费,市场具体如何定位的问题的确让投资者费尽了心思。北京西客站刚通车的时候,大家都在议论这个区域的商业到底怎么定位。此时,广东的投资商把整个负一层都承包下来了。地下负几层往往是最难招商的,用什么招数把过路客吸引过来?怎么定位?根据火车朝发夕至,夕发朝至的特点进行商业定位。市场准确定位后,浙江商人就进去了。他们进入市场之后其他省份的商人也跟进去了,一下子就把市场搞活了。该市场连续五年销售量节节攀升,赚钱了!05年下半年,为了保证安全,北京市一律规定在火车站负一层不能办市场。撤市取消合同得索赔,政府又给那个投资商赔了几千万。这个老板从中又赚了一笔钱。

  京城南边的浙江村、北京各批发市场中的浙商在商业、批发、房地产、能源等诸多行业有相当规模的投资,且经营业绩显著。崇文门的虹桥市场,所有卖小家电的、卖珍珠的商人全是来自我们老家。我们老家的商人把珍珠卖给了克林顿、布莱尔、普京等本人,卖到了克林姆林宫门口、白宫门口。浙江的龙井茶很有名,浙江商人看中了北京马连道。十几年前,一大批来自浙江金华等地的茶商涌进去,把这条原来很普通的茶叶街打造成了全国有名的茶叶特色一条街。此地的房价从原来的4000元/平米一跃到了现在的两万多元。目前,该区域特色商业一片繁华。经营户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浙江商人。

  凭着浙江商人的抱团精神和经商理念,他们搞活了京城一个又一个市场。历经改革开放三十年的风风雨雨,浙江商人特别会活学活用国家的政策,在“用”字上狠下功夫。浙江普通的百姓都知道政治经济学的内涵,形成了独特的经商风格,并被各地商人仿效。

  四 “趁人之危” 入市抄底

  导读:浙商在房地产低迷时,伺机入市抄底。

  2008年下半年,业界“抄底”之风盛行,好像什么都可以去抄底。有人甚至还提出,去美国华尔街超金融危机的“底”。我听了之后不禁全身毛孔倒竖。美国华尔街云集着世界一流的金融高手、金融大鳄,这帮人玩魔术般地变换出各种金融衍生品,让世人看得头晕目眩。他们把虚拟经济玩得天衣无缝,从十几年前的东南亚金融危机玩到了现在的全球性金融危机。这帮人越玩越大,手段越来越巧妙,手法越来越精。玩转了世界,玩转了地球,玩法高,实在是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