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二十章 不打“输不起”的官司(4)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索赔标的巨大、涉及人数之多,在近年全国房地产业的纠纷案中实属罕见。这场“官司”于1996年8月诉至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为共同诉讼,该院受理了本案。尽管楼房在交付使用前有严格的检验手续,但该院还是本着对社会、对群众高度负责的精神,于1997年6月10日委托浙江省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站对宾王小区商品房结构安全问题进行了鉴定。1998年2月8日,该检验站提供了检测报告,结论为:现存质量问题均不影响房屋结构安全,房屋的整体结构符合安全使用要求。对存在的质量缺陷,应按国家有关保修理工条例予以妥善处理。

省高院对购房户“代表”的原告方提出的10项请求中的9项不予支持,给予驳回,但省高院还是判被告赔偿逾期交付房屋的违约金600万加利息共计600万元。原、被告双方对是否违约交付各执一词,不服一审判决,依法向最高法院上诉。

这桩原本是由房价源起,继而又以“质量有问题”为由头,但到房价和“质量问题”有了定论时,突然又出现了房地产公司违约判令的案件。

8月初,骄阳似火,我们一行专程赴义乌探究这桩轰动全国的房地产纠纷案的内情。在小区的回廊中纳凉的一外地租住户说:我租住在这个小区,租住的房子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只听说,官司已打到北京。自这个小区闹上官司后,房价始终上不去,这对于我这个外来租户是合算的,但对小区的整体发展和“身价”是不利的。邻近迟迟建造的住宅小区包括一墙之隔的诗园小区的房价都一路攀升。如果没有这场官司,这里的房价早就上去了。可惜啊,打官司,打倒了一个好端端的住宅小区。

在物业公司负责人的陪同下,我们来到了“裂缝可塞鸡蛋”的现场考证。能塞鸡蛋的裂缝其实是一条楼房墙体的伸缩缝,而且是设计中本来就需要的。13幢最高层的一租房户说:“自我们搬进来后,没有发现房子不适的地方。”“下雨时,房漏雨否?”答曰:“从来没有。”

小区内有些住户的地下车库已改为类似小工厂的车间,机器轰鸣,生产繁忙。据物业公司的负责人介绍:“有人称该宾王小区是“黑三角’。”“黑三角”的意思就是这个住宅区地形呈现三角形状,自闹上这场官司后,几个住户“代表”故意寻找借口,长期不交电费。有些地域垃圾成堆,绿化草坪、道路设施及有些围墙遭人为破坏,百姓日常生活秩序被打乱。由于“官司”作祟,小区建立至今,居委会也没法成立,这种乱脏差的状况谁都管不好,也管不了。小区有些人是以靠打官司为职业了。我们物业管理公司在进行对小区内正常的物业管理工作时,也常被谩骂殴打。

谈到这起马拉松式的诉讼时,律师告诉我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53条规定:“当事人一方或者双方为二人以上,其诉讼标的是共同的或者诉讼标的是同一种类,人民法院认为可以合并审理并经当事人同意的为共同诉讼。“本案诉讼的既不是共同的,也不是同一种类。原审将多个不同种类的诉讼与多个不同种类的诉讼标的混为一案受理,合并审理一案判决。其实这并不符合合并审理判决条件。这桩原本能在地方上解决的并不复杂的诉讼案,却人为地将官司越打越大,以致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