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九章 浙商并不讳名利(7)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不论是经商还是社会活动,毛泽东哲学思想光芒万丈。作为新浙商,在经商活动中,对毛泽东哲学思想和一些论述有独特的领悟和体会,活学活用,在“用”字上狠下功夫,这一点尤为重要。

“农村包围城市。”“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我国疆土辽阔,绝大部分都是农村。农村隐藏着巨大的商机,消费潜力巨大。随着农村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农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二线、三线城市的商业机会说不定比一线城市还要大。浙商把二、三线等城市列为投资的对象,这些地方也是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因为,这些城市的商业地产还处在刚起步阶段。以浙商的经营理念和招商团队,结合一线城市的经验和教训,确实是能够在这些“农村”大有所作为。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拥有了商人就拥有了市场。做商业地产离不开大批商人。只有这些一批又一批的商人才能够支撑起庞大的商业项目,才能够把项目做活做好。商人养市场、市场育商人。没有一大批商人入驻的市场是没有人气的市场,没有人气的地方是根本称不上市场。有场无市是各地区最忌讳、最头疼、最棘手的问题。谁牢牢掌握着一大批商人资源,谁就能够拥有一个又一个的市场。谁掌握商人资源越多,谁就能够掌握这个“政权”的主动权。目前,各地政府、各区域在招商引资工作中首选的目标商户就是浙商。

《矛盾论》、《实践论》、《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是浙商的指南。世界无处不充满着矛盾,经商也无处不充满着矛盾,生活也无处不充满着矛盾。只有用平和的心态才能够化解各种矛盾,才能够化敌为友,才能够把大矛盾化成小矛盾,把小矛盾变成没矛盾,从而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共同发展、携手进步。

一分为二、物极必反的哲学观告诉我们的是:任何商品的价格涨到极点就必定回落,而落到极点又必定回升。因此,价高时,要如粪土似地抛售;价低时,要如珠玉似的购进。

先秦著名的大商人陶朱公的《积著之理》有一个原则与一分为二、物极必反的哲学原理十分相似。他说:“论其有余不足则知贵贱。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它讲的是货物价格与市场供需之间的关系。在需求稳定的情况下货物价格与供给量成反比,供给过多,价格就会下跌,反之就会上升。价格的涨落有一定限度,上涨到一定程度,必然因需求的饱和而下跌;相反,下跌到一定程度,也必然会出现反弹。所以,“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这是商品交换中最基本的规律。

对商人来说,掌握了这个规律,就要为自己的商业活动服务,不要被市场表面的繁荣或萧条所迷惑,要观时察变,在市场接近饱和时抛出,而且要毫不留情。这时的商品越贵,越要及时处置,不能犹豫。反之,在商品价格接近低谷时,要大量购入。抛售和购买时的基本原则就是“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

一分为二和物极必反的哲学观点特别适合于当今投资房地产、投资股票、投资基金的人。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人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浙商永立潮头、敢为人先的正确思想又是从哪里来的呢?经典著作中没有现成的答案,教科书中也没有现成的答案。浙商以他们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不屈不挠、前仆后继的精神,紧随时代的步伐从摆地摊、挑郎担、沿街收鸡毛开始一步一步形成了自己的经商理念和正确思想。

《论持久战》讲得是抗日战争的艰巨性和持续性。作为商人,要有敢于把冷板凳坐热的心理准备,不可能一夜之间抱个金娃娃,也不可能一夜暴富。它需要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这广泛的统一战线就是人脉。人脉广了,信息多了,就可以发财了。做什么事情,都有一个过程,经商更是如此。正所谓要沉得住气,不被眼前的小利挡住自己的目光,这样才有大利可图。纵观有成就的商人,没有十几年的煎熬,没有十几年的历练是根本没有出路的。在金融危机时刻、在企业暂时遇到困难的时刻,一个企业家、一个商人更要具备打持久战的心态,只要好好活着,胜利就在眼前。

内因与外因就是里应外合。市场的硬件、地段、定位固然重要,这是市场变化的外因。但是内因要起决定因素,这个内因就是商户。一大群好商户就可以激活一个市场,也可以带活七乡八里的经济。北京的浙商、外地的浙商、全国各地的浙商与地方的浙商进行大会师、大联合、里应外合,这样才能把当地市场办得红红火火。浙商明显的特点就是抱团,三人成团、五人成群。经商不离父子兵、夫妻店,再借助当地的优惠政策,不把市场搞活才怪呢?

《论十大关系》深刻地阐述了我国经济建设中的十大关系,其中有一个关系就是沿海与内地的关系。通读全文,其实它早就把我国的经济结构和布局阐述得一清二楚。中央提出“西部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东部率先”的大框架,长江三角洲、京津冀地区、成渝地区以及东北老工业基地成为区域规划的重点关照对象。这些政策都是《论十大关系》的升华和延伸。所以我们把发展和投资的目标锁定在内地的这些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