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七章 一个好汉三个帮,选择好你的合作伙伴(14)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近几年,我一直在研读红顶商人胡雪岩的有关书籍和资料。胡雪岩的商业思想实着让我入迷。胡雪岩的身世有许多种版本。安徽人说他是徽商。浙江人说他是浙商。我经过考究得出这样的结论:胡雪岩祖籍是安徽绩溪人。由于家道中落,他12岁就到杭州做学徒。然后,他一直在浙江杭州,从端尿壶的小伙计到富甲一方的商贾,到富可敌国的首富再到被赐黄马褂成为红顶商人,最后至满门抄家客死他乡的从商历程都是在浙江完成。他是清朝的最后一位商人。至今,被誉为“天下第一大豪宅”的胡雪岩故居还完整地保留在杭州的望江路元宝街。他经营过的胡庆余堂药店也在他故居的不远处。12岁的胡雪岩还是个小毛孩,人生观没有形成,世界观也没有形成。他从12岁到杭州当学徒开始,到死都没有离开浙江,最后也葬在了浙江。史书也无记载他回过安徽,荣归故里,去做回报祖籍绩溪的事。所以,我一直认为,把胡雪岩划归为浙江商人更为妥帖。

2007年6月底,我率北京顺义工业局及开发区一行人赴浙江招商引资,并参加浙商大会时,专程去胡雪岩故居参观走访。我开完会赶到胡氏故居时,已是下午4点,刚好是闭馆时间,门票已经停售。售票处工作人员要我明天再来参观,我说明天要回北京了。恰逢胡雪岩故居文物保护管理所副所长徐晓峰在场,他得知这一情况,便爽快地破例让我进去参观。工作人员在旁不禁感慨:“胡雪岩已经死去一百多年了,每天还有这么多人来参观他的故居!”

据了解,每天来胡氏故居参观的人络绎不绝。胡氏故居年接待游客达到20多万人次。胡雪岩作为近代的商圣,昔日他的经商之路,也许就是我们今天所要走的历程。特别对于当代的浙商来说,研究从本土本乡成长到富可敌国的大浙商胡雪岩的盛衰史、研究他的商业思想,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开幕之日及11月13日出席浙江台州商人大会返京之机,我连续两次又专程赴胡氏故居参观、体会、研究胡雪岩的商业思想。每次,我凝视着胡雪岩故居轿厅上方的“经商有道”的匾额,都会沉思良久。

人哪!不能太盛名!一旦盛名了之后,总有几个地方要争他的“出生地”和争夺其“祖籍户口”。从古到今,无不例外。你默默无闻、一文不值时,有谁能理睬你?你出了大名后,又有许多平时八杆子打不到边的人对你格外的“关心”。

2008年9月5日,援引了大量的史料和事例,我把胡雪岩的经商之道,向北京浙江临海商会全体理事做了深入浅出的讲解。胡雪岩的经商之道包含着信誉之道、眼光之道、团队之道、资源之道、投资之道、品牌之道、慈善之道、官商之道等八大内容。

2009年3月20日晚,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特邀我为MBA学员讲座《胡雪岩商业思想探究》。讲座的结束语我是这样说的:我们研究一百多年前的大商人胡雪岩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一百多年前的商业案例在当今都会重复出现,历史在循环反复。今天我们研究胡雪岩最要紧的是古为今用,使我们少走弯路,少摔跟斗,少犯错误,面对危机从容不迫。

2008年3月,我应邀在重庆大学为房地产总裁班讲学。在朝天门一带,我首先就看到了很有名气的“棒棒军”,他们用一根根棒子挑出了一片片新天地,用一根棒子走遍了重庆的每一个角落,也用这根棒子挑起了重庆的发展。他们无论肩膀上负载多少重量,都没有丝毫怨言,还是那么一步步地踏实的往前赶路。重庆的发展离不开棒棒军,棒棒军可能是重庆最底层的劳工,也是最累的劳工,但正是棒棒军造就了重庆的经济。我也在想;这可能也就是川军的成功之道。抗战时期,重庆遭遇日军大轰炸,该地几乎被夷为平地,但川军仍与敌军进行顽强的抵抗。2008年5月12日,汶川8级大地震摧毁了他们的家园,然而,他们从山崩地裂后的堆堆废墟中爬出来,擦干自己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家人和同伴们的尸体,又继续战斗了。大轰炸炸不垮他们,大地震震不垮他们,这就是川军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