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十四章 楼外有楼 天外有天(4)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随着犯罪嫌疑人浮出水面,“雇凶”杀人者王伟坚、屠金安相继落网。

王伟坚是个资产不低于周祖豹的富豪。1987年,他从乐清市虹桥镇只身来到举目无亲的京城,其间,做过服装,包过柜台。他创办北京大红门“龙湫商贸城”、大红门“众人众面料市场”等数个大市场而被称为“市场大亨”。

屠金安也是乐清市虹桥镇人,14岁出外做木工,18岁在杭州做皮鞋生意,23岁到北京搞服装。起初他小打小闹,自己做衣服到商场柜台销售,积蓄了一些钱。1991年,他办起了“北京城南服装批发市场”。

1998年3月,王伟坚经屠金安介绍认识了周祖豹。后来,王伟坚和屠金安决定共同出资190万元,与周祖豹等人合伙筹备开办北京市丰台区大红门辅料综合市场(该市场后改称为祖豹毛皮辅料综合市场)。工商登记时,王伟坚、屠金安和周祖豹在商定法人代表等问题上产生磨擦,后在经营过程中双方矛盾加深。二人便要求退出该市场,退还其投入的190万元资金,但遭周祖豹拒绝。

周祖豹、王伟坚、屠金安都是乐清人,为了挣钱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合伙办起了市场。三人合资,注册登记时,周祖豹开始说让王伟坚来当董事长。王说不当他就写成了自己。在工商登记填写股东时,也没把真正的股东(王伟坚、屠金安)作为股东,而将自己的儿子等人作为股东。

屠金安、王伟坚等即开始组织人员策划杀人。他们之所以选择在乐清市蒲岐镇周祖豹的老家下手,是认为周祖豹平时保镖不离左右,回老家肯定不会带着他们。

三个亿万富翁谁都想称霸市场,最后,这三个富翁不丧身家不肯罢。

家也大、业也大、子孙后代祸也大。财也大,产也大,后来子孙祸也大。若问此理是若何,子孙钱多胆也大。天样大事都不怕,不丧身家不肯罢。

钱是身外之物。人生最痛苦的是什么,人死了,钱还没有花完。

四 两个26岁女富豪之命运

导读:26岁的青春,是枯萎还是绽放?

发生在浙江金华的一个活生生的案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女富豪是年纪轻轻不懂世事呢?还是故意这么做?到现在为止,我还看不出门道和热闹。

从2006年8月起,浙江东阳,当地人最津津乐道的话题莫过于吴英,这位26岁女富婆。它没有一个是善意的版本:走私、军火、贩毒、傍大款。民间最完整的说法是:吴曾失踪3年,去了国外,结识一名南亚某国军阀,军阀遇害后分得大笔财产。各种版本的传言由此而兴。传言得不到澄清,逐渐演变成谣言。吴英对谣言的回应更是神秘和低调,以致传言更甚。传言中的财产最高达120亿元。26岁、120亿元、女富豪这些主题词就可足足让人浮想联翩。

2007年1月16日,作为浙江婺商研究会顾问,我应邀赴浙江金华参加浙江婺商研究会成立大会。会议前一天,几位老朋友和我围坐在一起,谈论最近发生的时事,其中议论最多的就是,金华东阳26岁的女富豪吴英。据说,吴英得知要开这个会议,率先赞助30万元,把钱打入了当地一家报社的账户。按常规,这么大巨额的赞助款打入这家报社,本是报社求之不得的事,但这家报社对这笔钱迟迟不敢接收。当时我们翻开会议册,吴英的名字赫然入目。大家对吴英各有各的说法,各种盛传版本不同。听了大家的议论后,我突然说:吴英死定了!大家对于我的话茫然。我解释说:吴英搞起免费的连锁洗衣店、免费的连锁洗车店,是让同行没饭吃啊!搞起这么大的场面,本色集团出尽了风头,敢于把当地同行不放在眼里,她不死定,谁死定呢?生意场上的蛋糕哪有一个人能吃尽的?你不让别人吃饭,别人还能让你吃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