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十一章 开疆拓土做生意是浙商本色(3)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这是阿穆尔州90年代生意人的形象。今天很多成型的公司,都是由当年的“倒爷”建立的。他们往返于中俄边境城市,在中国进货,然后运回俄罗斯销售。

这尊铜像既是为中国商贩树立,也是为当年的浙江商贩树立。当年的“倒爷”一大批是来自浙江的草根商人。

十几年前,我采写了一篇题为《胆大包天》的文章。它描写了温州商人王均瑶敢为人先、在国内率先承包了一条飞机航线的事。这事引起了国内外的高度关注,称赞温州人敢说、敢为、敢当的英雄气概。温州商人胆大包天,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事情,他们都敢尝试,敢做试验田,敢成为“先烈”。当年,许多温州人九死一生,历尽艰险偷渡到了西欧。于是,西欧华人急增,有的西欧国家惊呼:怎么一夜之间就冒出了几个集团军的华人?如此众多的华人,有的找不到工作而流落街头,有的发觉原来想像中的天堂并非美好而失意彷徨。另一方面,近几年西欧经济不景气,冒险进去的华人由于没有正式身份,只能黑混在餐馆或者地下工场等地方,出现了僧多粥少的局面。华人工薪一降再降。比如,西班牙奥运会后餐馆业大滑坡,华人的工资由原先的每月1000美金突降到300-400美金。

当时温州人、青田人为什么要挤破门槛冒险偷渡出国?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绝大部分人的心态是:在国外混三、四年弄到绿卡或者长期居留证或者攒够钱再以华侨身份大摇大摆回国,光宗耀祖,好让人刮目相看。

当年冒险偷渡出去的温州人,一些人经过千辛万苦、九死一生挣足了外国人的钱后,又纷纷回国投资。目前,他们到处在国内寻找投资项目或帮国内有些机构做吸引海外基金的工作。记得当年出国潮汹涌时,有人担心国内的人全跑到国外去了。*说:“不用担心,等我们国家强大了,他们自然会回来。”果然不出所料,一批一批早年两手空空去海外的温州淘金客现在带着大把美金回国投资来了。结合海内外市场,他们和在国内的亲属联手做贸易生意,搞投资项目,有的人直接在家乡做起了项目。难怪现在温州的民间资本这么丰厚,这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四 婺商静观俄罗斯驱逐令

导读:横眉冷对驱逐令,以不变应万变。

2006年11月,俄罗斯下达“驱逐令”,开始清理外国零售商。俄政府下令:从07年4月起,禁止外国人在俄境内从事商品零售行业,并关闭全国115个大型露天市场,这让许多中国商人猝不及防,损失惨重。不少中国商人只求先保住本钱,急于将存货甩卖。远东地区预计将有一半以上的华商回国。仅仅几天就有近千名来自浙江金华、义乌的婺商陆续返回金华,还有一半人留在俄罗斯静观其变。06年的冬天本是俄罗斯少有的暖冬,俄罗斯官方突如其来的“驱逐令”,让在俄的浙商感受到了阵阵寒意。

在俄罗斯经商办厂来自浙江金华、义乌的婺商有近2000多人,其中多数是浦江人。有一家浦江企业在俄罗斯中亚城市鄂木斯克注册成立了建筑装潢公司,并承包了当地一家大型高档娱乐城的室内外装潢设计和施工业务,工程总值约900万元人民币。另外,还有人在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市创办了一家投资1000万元以上的木材加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