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六章 不以利小而不为 不以风险小而为之(2)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台州四怪:世纪曙光争着卖。温岭、临海两地争抢世纪曙光的首照地,阳光之争争出个山海同光。石塘海边和括苍山顶,同时举行了迎接新世纪第一缕曙光的庆典,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

  台州五怪:废铜烂铁当宝贝。虾皮蟹壳成良药,煤灰粉渣建大厦,锯末粉做成活性炭。台州人从废铜烂铁里找资源,点石成金,变废为宝。循环经济每年为台州带来几百亿财富。

  台州六怪:无中生有真能耐。台州不产钢铁,却有钢铁市场;没有木材,却把制造的家具出口海外;没有银矿,却有全国闻名的白银市场……。

  台州七怪:日本人年年来朝拜。天台宗师是中国第一个本土化的宗教,天台山国清寺是日本佛教天台宗及日莲宗的祖庭。每年都有日本人不远万里,漂洋过海,来天台山国清寺朝拜。

  台州八怪;酒店吃饭排长队,吃饭无醋不动筷。到台州的大小饭店吃饭必须预约,否则吃不上饭。吃饭时,每人面前都摆着一只专用的醋碟。台州人无醋不下饭,吃海鲜蘸醋,吃白肉蘸醋,吃面食也要加点醋。

  “有包厢没有?”“没有。”“有座位没有?”“没有。”“你看排队都排到门外了,哪有包厢和座位啊!你在这等着吧!”这是在台州各地酒店门口经常能听到的对话。在台州各地酒店吃饭排长队是常有的事情。家家酒店爆满,食客付钱买单从不眨眼。天上飞的、海里游的、地上爬的在餐桌上应有尽有。花在“吃”上的钱台州人是从来不吝啬的。

  住在椒江的朋友告诉我:这个城市对金融危机似乎没有感觉。人民广场照样夜夜歌舞升平,歌厅舞厅照样灯红酒绿,酒店饭店照样食客云集。老百姓的消费能力强的不可思议。

  2009年1月30日,我从椒江坐出租车回温岭。在车上,这位四川籍的出租车司机同我聊起了他在椒江的感受:在椒江大约有200多位四川籍的出租车司机,本地椒江人几乎没有开出租车的。之前,他在珠海开过三年的出租车,没见过几个人抽大中华香烟,而在椒江十个人中九个是抽大中华香烟。在椒江,家家办企业,人人做生意。这帮商人的共同特点是敢作敢为,经得起赢,也经得起输,输了之后不怨天、不怨地更不会怨人。08年下半年,我认识的一个客人是在椒江做电器、塑料的生意人。由于原材料跌价,他一下子亏了700多万。亏了这么多的钱,他也没有寻死寻活,心情平静的很。此事要是搁在我们头上,几辈子都翻不了身。台州人真牛气!

  三 从摆地摊到做总代理

  他相信:在北京的千难万难都会过去的……

  北京天意批发市场三楼的一间不足20平米的店铺就是浪莎北京总店。

  难以想象,就在这间不太大的店铺里,几乎北京市场上的浪莎产品都从这里流通出去,年销售额达六、七千万。毛清波,一位浙江温岭的普通商人,在北京闯荡了整整20个年头,从摆地摊做到了浪莎北京总代理。

  毛清波13岁小学毕业就辍学在家,跟父亲学习木杆称手艺。这是毛清波家族的一门传男不传女的祖传手艺。

  当时,在台州流传着一句话“第一算命,第二钉称”。意思是说,算命是当时最容易挣钱的行业,排第二位的就是钉木杆称。两者都是当时的朝阳产业。

  毛清波家做木杆称的技术在当地小有名气。改革开放初期,当地有许多豆腐商把豆腐运往外地卖,那时的计量工具只有木杆称。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毛清波说:家里生意不错,每天都能挣上几块钱已经很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