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十一章 开疆拓土做生意是浙商本色(2)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陈富云不打算撤离。“人走了,东西怎么办?”他说,塞族的老人小孩都没有撤离,应该不会发生冲突。陈富云已在科索沃经商6年,能用塞语跟当地人沟通。    

自科索沃局势紧张以来,陈说,“我们的使馆工作人员来了好几趟,天天打电话催着走。”

使馆的劝说并未起效,都遭到“拒绝撤离”的回答,他们并不打算离开。“我们的全部家当都在这里了,有价值数十万、上百万的商品,我们不会轻易选择离开。”

三 在俄罗斯做生意的浙商

导读:出国挣大钱,回家去投资。

2008 年4月4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合作系主任梁培教授与我交流时,她说:假如组织5万浙江商人到西伯利亚去,那里的生意将会如何?

真正在莫斯科安分守己谋生的华人便是广大散兵游勇式的练摊者,这些人中又以浙江商人居多。几乎在每一个自由市场都可见到浙商练摊者的身影。莫斯科的冬季来得特别早。九月底,天气就开始下雪了,漫长的冬季,半尺厚的冰雪吓不倒浙商练摊的热情。每天,他们早早起床,匆匆吃点早饭,乘地铁,赶赴就近的市场,占据有利的地形,天寒地冻、白雪皑皑,直到万家灯火才会歇摊。这样,他们每月可净赚千余美金。

莫斯科自由市场的摊位大都是早到早“坐”的。有的市场需要进场费。有的市场由警察代收市场摊位费。摊位费由最初的2000卢布涨到万余卢布(约合人民币百余元)。为了对付日益上涨的摊位费和防止警察敲诈。众多的华人练摊者由一人背货买一张门票而进,其余的则冒充顾客混入,一俟出现警察收摊位费,左右几个摊位配合默契,动作迅速把货物都叠放在某一个摊位上,都称是一个摊位。到底要收几个摊位费,警察也傻了眼。

浙商的摊位上各式皮夹克、运动衫应有尽有。过往的“老毛子”不停驻足问价,“丝库里革(多少钱)”的询价声不绝于耳。试衣、看中、成交,一件件皮夹克被买走。中国人做生意比同行的“老毛子”灵活,只要有赚头就成交。市场上,上好质量的皮夹克久售不衰,价格坚挺,居高不下。由于俄罗斯人身材高大,有时特大号的中国皮夹克试穿在身上也直喊:“马琳革!马琳革!”(太小了,太小了。)

散兵游勇式的练摊者大多数采取“今天批发几件,出卖几件”的灵活方针。为了行动方便,他们身上穿着5-6件皮夹克,行李袋中只放几件。如果买主是位男子,警惕性很高的练摊者往往使劲地拉住衣角,以防买主接上手后拔腿就逃。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在零下十几度,户外练摊的确是件不易之事。不用几小时,众多练摊者个个冻得缩下了腰。他们使劲跺脚、呵气、搓手也驱散不了阵阵寒气。他们宁愿风吹雪打,也不愿离开这寸“发财”之地,耐心等待着买主的光临。

近日,一则新闻让我感慨无限。这则新闻说,俄边境城市为中国商贩立铜像。

2008年5月24日,俄罗斯阿穆尔州布拉戈维申斯克的“阿穆尔市场”旁,举行了“倒爷”纪念像揭幕仪式。这座塑像由青铜制成,重约两吨。铜像使用的青铜厚度平均4厘米。纪念像塑造的是一个男人的形象。他一只手拎着大旅行箱,另一只手托着个大盒子,肩上驮着大背包。在“倒爷”的腰上还系着典型的腰包,人们可以往“倒爷”的腰包里投掷硬币,据说这能给生意带来好运气和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