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六章 不以利小而不为 不以风险小而为之(3)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十几岁的毛清波不满足于做木杆称的生意,决意到外面闯荡。

  1986年,上海纺织业兴盛。当时,只能用布票才能买到布,但布厂的边角料、小零布可以直接买卖。此时已有人也在做着贩卖小零布的生意了。16岁的毛清波看到了这个商机。在他的恳求下,做小零布生意的亲戚只好带他去上海开开眼界。

  公路不通,绕山路又远,去上海只能坐船。每周去上海只有两班船,人很多,船票特别难买。在椒江码头整整排了一夜的队,才买到船票,毛清波和亲戚经过12个小时的海上漂荡,到达了上海。

  第一次单独做生意的毛清波显得异常兴奋。他驮着从上海贩来的这批布料到周边的集市叫卖,与人讨价还价,分毫必争。“第一次做生意就挣了5000块钱,觉得自己都成富翁了。那时的5000块可比现在的50万还耐用呢!”毛清波说。

  之后,毛清波又做了几次布料生意,积累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1988年,18岁的毛清波发现老家生意人多,地方又小,决定凭着自己做布料生意赚的几千块钱,去闯荡更大的城市,开拓更大的市场。

  不顾家人的再三劝诫,毛清波毅然带着妻子来到了北京,成了“四无”(无户口、无朋友、无钱、无房)的外地人。初来乍到,没有进货渠道,毛清波只能批点塑料制品到西单等比较繁华或人流多的地方摆地摊。地摊商贩受到工商的管制,必须时刻做好“撒腿就跑”的准备。毛清波回忆说:“那时要学会和工商人员打游击战,好几次来不及,就只能放弃所有商品,空手跑了,在远处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商品被没收,心痛又没办法,几天的生意就白做了。”

  摆地摊会招来麻烦,拎着大包小包挤公交也是一大难题。每次上公交,他都会听到埋怨声,都会遭到异样的眼神。

  白天做老板,晚上睡硬板,住的房子又矮又小,北方的饮食又不习惯,面对如此困窘的环境,毛清波也没有放弃北京、也没有想回老家继续做木杆称的念头。每当遇到困难,他都会想起离家时的那股豪情和自信,咬咬牙,定定心。他相信:在北京的千难万难都会过去的。

  当时,北京东钓鱼台形成了“温岭村”。该“村”的温岭商人都以经营塑料制品的生意为主。此时,毛清波也成了“村民”,从此放弃了风吹雨打、游击队式的地摊生意,开始了户内经营。一次,当他得知广东的进货价很便宜时,立即组织了几个要好的老乡来到了广东。进了货,可运输又成了难题。在计划经济时代,集装箱的托运都是有“计划”的。毛清波绞尽脑汁,想尽了一切办法求爷爷、告奶奶。几经波折,他终于把货物运到了北京。

  从零售到批发,生意越做越大。到后来,他瞄准了服装行业的发展,及时从塑料制品行业转型,开始代理“天地人”和“金盾”的系列产品,把店铺从“村”里迁到了天意批发市场。

  在天意批发市场,他如鱼得水,经营方式和理念发生了质的飞跃。要做就要在这行业做个名堂出来。“现在经商必须要走正道、傍名牌,才能够发大财。业务越做越大,也越来越好做了,也越来越要小心谨慎、越来越要看准方向了。”毛清波经常说。

  2006年,毛清波与众对手竞争浪莎在北京的总代理权。经过几轮角逐,他终于拿到了北京的总代理权。代理费也一次付清,赢得了同行和厂家的高度赞赏。目前,毛清波是北京浙江温岭商会的副会长。他代理的浪莎北京区的年销售额已达到六、七千万,近期目标是要把“浪莎”开遍全北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