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七章 一个好汉三个帮,选择好你的合作伙伴(10)

2010年9月2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论坛临结束时,一个有趣的场景真出乎我意料之外:尽管上海和深圳的代表均持“炒房团是房价上升导火索”的观点,但在PK活动即将结束时,北京、深圳、南京包括上海的四地代表均当面盛邀浙商到上海去购房投资,到南京买房投资及到北京、深圳等地购房投资。他们的热情把全场的气氛一下子转变过来了。这令我十分感动,当场连连表示“非常感谢各地对我们浙江商人的信任”。

此时,我暗暗发笑,论坛开始时,他们把责难的矛头都齐刷刷地对准了我,我成了众矢之的。论坛结束时,我又成了最受欢迎的人,像一个大明星一样被人捧来捧去。论坛的大门一进一出,真像睡觉一样一样,眼睛一闭一睁,丑小鸭就变成了白天鹅。

近几年来,各地政府都排着队同浙商洽谈,欢迎浙商去投资,为发展当地的经济做贡献。有些地方政府还主动聘请浙商为他们做招商引资的顾问。

六“天外天”的温岭商团

导读:浙江温岭商团经得起商海翻滚。

原北京小商品市场的四大“天王”领衔主角——“天外天”市场,活跃着一支来自浙江省温岭市的“商团”。这支“商团”占市场总人数的以上,其中一些人已是“天外天”的*了。

阮华平,1982年从温岭横河中学毕业后就开始闯荡“生意场”。1991年,BP机、手机登陆广州,有些大款率先腰别BP机,手握“大哥大”,更有人故意在大庭广众面前操起“大哥大”横喊直叫,炫耀“身价”。这时,头脑敏捷的阮华平马上意识到,这玩意儿肯定是一种大趋势,现代人绝对少不了它。你玩你的BP机和手机,我贩我的零配件,看谁“火”一把。

知识库中都找遍了,也没有任何同BP机、手机有瓜葛的内容,只有在中学生吞活剥学到的电动机、发电机的知识,那还是一知半解、迷迷糊糊的。阮华平胆子还真大,真的做起了BP机、手机零配件的生意。

地摊式的生意好做,真正做起批发生意就不是那回事了。单说手机就有多种型号,电池也厚薄各不一样,初入道者的确真假难辨。有一次,一个客户要向他订购50只厚电池,当时是一宗大买卖。阮华平便急赴广州进货,匆匆回京便脱手了。心里正想着这宗生意很“顺手”时,客户便找上门要求退货,反映这批电池的电量一下子就用完了。半为了维护信誉,半出于无奈,阮华平全部退还了款。事后,满头“雾水”的阮华平把电池上能卸的部分全都卸下,终于发现:每个电池都暗藏着一块铁块。原来,可恶的广州商人在每块300元的电池上“捆”了一块铁,当作每块450元的厚电池卖给他。这回,阮华平着实“栽”了一下。

不呛水,怎能学会游泳呢?从此,阮华平的“水性”一年比一年强。当时,他在“天外天”市场经营的BP机、大哥大零配件已成为同行中的“大哥大”。从他柜台中批发出去的BP机、手机零配件“散落”在河北、山西及北京周边地区的各专业市场。“天外天”柜台也每天门庭若市,客户的回头率甚高。

王方华,生长在温岭牧屿这块商贾重镇之地。他自幼跟随父母跑码头、做生意,受商品经济的熏陶甚重。有了父辈们的指点,王方华没有走多少弯路,先在天津跟他们学做化妆品生意,羽翼渐丰之后,干脆独自“杀”入北京。到京后,他与“温岭商团”的其他老乡一起直接参与了“天外天”市场的组建工作。谈起北京的化妆品市场,王方华如数家珍。王说,从某种角度说,一个大都市的化妆品“走向”代表着市场的“航标”。北京市化妆品消费两极分化严重。有钱人家来买化妆品时,不问价钱,只问是哪国产的,大部分普通百姓非但一分分地讨价还价,对那些所谓的名牌更是鲜有问津。近几年来,消费者“崇洋媚外”的观念逐渐淡化,有些“洋货”确实不如“国货”,而且许多假冒伪劣的“洋货”还时不时地向中国市场涌来。王方华以行家的口气告诉我:“保护民族工业的话由我来说可能是大话,但国内的一些化妆品质量确实超过了国外,中国的有些品牌确实是过硬的,这毫无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