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央企海外收购屡上当 耗费超百亿买废油田

2011年12月31日来源:中国经营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2011年12月12日,商务部副部长陈健对外表示,商务部正在着手制订政策,“创新对外投资的路径,我们将加强战略规划引导,明确企业走出去重点方向、重点领域和重点地区”。而就在当天,某石油央企3年前的一次失败的收购事件却在一次“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论坛”被披露。

  “这是一个典型的失败收购,近期我们已经证实,收购到的海外油田只能产出高硫油,油品不好,炼化成本要大幅上升。”3年前参与该收购事件的人士向记者透露,“这种油也不可能被运回国内作为石油储备。”

  而在收购该油田期间,该公司股价从每股2加元,一路上涨到31加元,算下来该石油央企为此多付出了十几亿美金。

  因为缺少海外收购的考核和评价机制,央企在海外类似的收购事件还在屡屡上演。

  石油央企“上当”

  2008年末,该石油央企迫不及待地对外界宣布了一个好消息,其已赢得对总部设在加拿大卡尔加里的Tanganyika Oil公司的收购战。在这桩交易中,Tanganyika的身价达19亿加元(合18亿美元)。

  Tanganyika对外公布的资料显示,其在叙利亚和埃及拥有石油勘探和开采资产,主要上市地为多伦多,在斯德哥尔摩有存托凭证(DR)。当时该石油央企同意支付每股31.50加元的价格,购得Tanganyika的100%股权。这起收购案令Tanganyika的股东们十分满意。因为不久之前Tanganyika的股价还只有9加元。

  该央企十几亿美金买来的并不是“甜油”。现在,“已经证实,Tanganyika在叙利亚的主要油田出产的是‘苦油’。”参与该收购案的人士近期向记者透露。“炼化成本非常高。”

  石油界将原油划分为甜油和苦油,甜油的硫含量比较低,适合炼化,而“苦油”的含硫量高,将对炼化和使用的设备进行腐蚀。据业内人士介绍,其炼化成本“相差一倍”。

  据记者了解,目前中国缺少炼化高硫原油的设备,此外,在国际期货交易市场,高硫原油也被认为是不符合原油期货交易标准的原油。“目前,还没有来自叙利亚的原油用于国家储备。”该石油央企石油储备相关人士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