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巴曙松:欧洲经济前景黯淡是下调评级的主因

2012年2月9日来源:中国经济时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继2012年1月13日标普对西班牙、法国等9个欧洲国家的信用评级进行下调之后,欧洲经济体近日再遭降级风暴,惠誉于2012年1月27日宣布下调意大利等5个欧元区国家的主权信用评级,并警告欧元区持续的债务危机将进一步危害这些国家的融资能力。不过值得关注的是,至少从短期市场影响看,国际资本市场对2012年1月份的两次评级下调反应较为温和。

  欧洲主权国家债务危机的根源由来已久,究其原因,其与美国公共部门沉重的债务负担来由基本相似:第一,高福利下的福利支出与其财政收入(经济增速)并不匹配,出现结构性赤字,造成其债务负担在危机前持续累积。第二,金融危机时,大规模的财政刺激使得原本高企的财政赤字与国债负担雪上加霜。两因素叠加,引发债务危机。

  统一的货币、分化的财政以及固定的汇率制度,使欧洲债务危机部分国家在经济调整中存在更多难题。

  首先,在一个国家公共部门遇到沉重的债务负担时,通常一个国家可以选择进行汇率贬值来稀释债务,并借助本币贬值刺激出口,促进经济增长而增加税收,缓解财政危机。但欧元区的难题在于,不同的财政困局,被统一的一刀切的货币政策所绑架,同样的难题在美国可以被定量宽松所化解,而在欧洲,在财政状况难以短期改变的情况下,货币政策需要多方根据自身利益进行博弈并花费大量时间来确定,就成为欧洲债务危机迟迟不能够被根治的原因。除此之外,设立欧元区时的财政制度在此前并未能成为有效约束各国财政状况的工具,例如,2003年年底德法意葡四国出现超标赤字而未受到任何惩罚。

  其次,欧元区作为一个经济联合体,内部的经济分化必然带来欧元的不稳定,但欧元却只能对外表示出一种汇率,而这样的汇率却主要由欧元区内两大强国德、法的经济基本面情况所支撑,却并没有反映其他经济增速更弱一些国家的情形。因此德法两国的财政与经济将承担起对于整个欧元区的救助难题。目前确定的欧洲央行和货币基金组织合计7500亿的整体救助计划可以满足希腊、爱尔兰,以及葡萄牙、比利时等国的融资需求。但是,作为欧元区第三和第四大经济体的意大利、西班牙两国债务负担十分沉重。意大利政府债务占GDP比重超过100%,其中外部融资规模超过1万亿欧元,未来几年仅利息负担占GDP比重就超过4%。西班牙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仍低,为43.4%,但由于经济疲弱,这一比率未来几年将大幅增长,预计2011--2013年为弥补其预算赤字和债务到期所需要的融资需求达到3500亿欧元。

  欧洲债务危机还将持续存在,当更大的经济体问题恶化需进行救援时,实际需要考验的是欧元区内德、法等经济运行更稳健的国家承担成本的意愿。

  最后,欧元区的问题之一是它并没有给成员国提供一个平稳、有序的退出机制,而退出机制的缺乏恰恰是引发投资者对于欧洲可能在混乱中结束危机猜测的最大原因。成员国如果决定退出,那么无论对于退出国还是留存国的潜在成本都将非常高昂。因此,欧元体系暂时还没有解体的危险。但正是由于缺乏这一必要的退出机制,使得欧洲在面临这一此前并未被充分考虑的危机时显得措手不及。一旦欧元区最后被迫采取解散的形式来终结危机,则无序违约、汇率市场的紊乱,以及各种对违约的法律界定的混乱将对欧洲经济形成更为负面的冲击。

  目前来看,欧元区各国协调危机解决方案不力,经济增长前景黯淡是下调评级的主因。2011年12月欧洲峰会的结果令人失望,尽管欧元区国家均意识到财政统一对于解决债务危机的重要性,但缺乏具有立即可操作的措施,无法有效缓解债务危机,由此标普对欧元区管理机构和各国政府能否有效应对债务危机感到担心,认为各国协调不力增加了欧债危机的系统性风险;其次由于竞争力相对落后,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等国的未来经济增长前景也不乐观;另外,如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国严峻的当期财政赤字问题依旧存在。基于上述因素考量,标普认为法国等国的政府债务、财政情况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性在增加,因此下调诸国主权债信用评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