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给点“阳光”让民间借贷顺理“生长”

2012年3月7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民间借贷究竟是中小企业的“毒药”,还是“救命稻草”,争议不断。今年“两会”上,这个话题再次成为热点。

  昨日(3月6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代表、委员认为,对于民间借贷,不能一味打击,要让其“阳光化”,确立其法律地位。对于此类涉案人员,量刑上宜谨慎。

  作为一名来自浙江的企业老总,全国人大代表、富润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董事局主席赵林中已提交了数十份与民间借贷有关的建议。

  代表:尽快出台《放贷人条例》

  赵林中在 《关于规范民间融资的建议》中提出,要尽快出台《放贷人条例》;设立民间借贷和民间融资的交易平台,可以增加类似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试点;设立专门监管民间融资的部门,可以是在银监会等监管部门内设立专门的类似监管商业银行一样的部门;拓宽中小企业融资渠道,放宽中小企业发行股票和债券的条件,审批制改备案制可以试点,同时加强监管。

  “公众在关注民间借贷风险的同时,也不要抹杀其存在价值。”谈到非法集资,赵林中说,非法集资罪在量刑上应该谨慎。比如,在资可抵债以及出借人不追究的情况下,是否可以减轻刑罚?有一部分人开始并不是以诈骗为目的的,只是后来资金链断了,主观意图才发生改变,是否应分情况、分环节来判断?非法集资如果最终造成的危害不大,是否宜慎用死刑?

  他还认为,金额巨大的集资案,往往在发案之前,当地可能已人尽皆知,甚至有公务员参与,因此,有关部门和人员应该为“不作为”承担责任。

  除了 “关于规范民间融资的建议”,赵林中还提交了《关于规范和引导民间借贷的建议》、《关于进一步放开民营金融市场的建议》等建议。

  让民间借贷“阳光化”

  “政府对民间借贷也要反思,一方面是企业贷款难,一方面是限制民间融资。无论如何,企业融资都要通过一个渠道,不如引导民间资本,让民间借贷行为阳光化。”赵林中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宁波市工商联副主席李立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采访时也说,民间借贷最大的缺陷在于没有“阳光化”。短期来看,政府应该通过“阳光化”规范民间借贷,让它在政府监管下有序运转;长期来看,根本解决途径还是在于金融体制的改革和创新。

  李立新认为,将民间借贷合法化、经营规范化,可通过三方面实现:一是政府针对民间借贷制定全方位管理制度,在“阳光化”同时,防止高利贷挑战金融安全底线;二是通过开展民间资本管理服务公司试点,探索组建民间借贷登记服务管理中心,从而订立凡民间借贷须经登记、监督等相关制度;三是集合民间资金,设立新型金融合作社,建立更多真正民间合作金融组织,吸收企业、民间团体和个人为会员。

  多项操作细节亟待明确

  年初,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多次提出规范民间借贷和引导民间借贷的意见,显示出政府对民间借贷的高度重视。但在具体操作上,目前对民间借贷行为的界定显得模糊。“我个人感觉,各级政府都意识到了民间借贷的问题,但总觉得缺少可操作的细节。没有操作细节,地方政府和企业都比较茫然。来‘两会’前,地方上的领导还多次和我交流,说一定要把这个重点问题提出来。”赵林中说。

  事实上,早在3年前,与民间借贷相关的《放贷人条例》就开始拟定。自去年第4次被否后,如今已修改第5次上报国务院。赵林中建议,“要及时研究出台加强民间借贷管理的指导性意见或《放贷人条例》,对民间借贷的性质、资质、利率、税收、风险防范和权益保障等作出明确规定。”

  赵林中认为,民间借贷的合法身份应明确界定,要在法律上对民间借贷与非法金融严格区分。李立新则更希望搭建一个由政府、企业、金融监管机构、银行、民间借贷组织、中介机构共享的信息平台。通过这个平台,政府、贷款人才能严格督查贷款对象的经营行为,了解中小微企业对资金的需求,帮助其有效利用资金。

  是否非法 应有明晰界定

  对于民间借贷中出现的非法集资等问题,李立新认为,民间借贷本来就是一项交易,你借给我钱,我付利息,这里面就会有一定的风险。即使借款人一时还不上,也应该给予时间去凑款,填补资金缺口。因此,法律上量刑应慎重。

  赵林中也认为,“民间借贷在法律上仍是一个灰色地带,从法律角度讲,民间借贷是受法律保护的,但是,民间借贷往往同高利贷、非法集资、金融诈骗没有清晰的划分。”

  “很多民间借贷与非法金融的区别,就在于是不是还得上钱,还上了就没事,还不上就是非法集资、金融诈骗,这不大合理。”来自浙江的一位人大代表也认为,从法律上予以界定,现在来看很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