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高楼的面子与里子

2012年3月9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2月26日,绿地集团武汉公司人员证实,正在兴建的中国第二、世界第三高楼606米武汉绿地中心,目前正计划更改规划进行拔高,很有能超越632米的上海中心,成为中国第一高楼。

  中国高楼正在不断地刷新,没有最高,只有更高,全球排名前15座的高楼中,就有9座在中国。“中国第一高楼”在不断地更换城市;一个城市内,作为地标的“第一高楼”也在不断地更换主人。武汉绿地中心要拔高,或许有形势的压力,志在国际大都市的武汉,不希望还没建好,“第一高楼”之名就旁落;在武汉内部,一座707米的高楼又已经在规划建设了。

  作为展示经济发展成就和未来雄心的地标性建筑,高楼是城市的面子。虽然城市之高不在楼之高的道理可以讲它三天,但中国人好面子,如果各方面的条件允许,也未尝不可。但是,我们绝不能仅仅为了面子,而不顾里子,盲目追求“第一高”。就建高楼的里子而言,是三个层面的:

  第一个层面,是高楼本身的安全。高层建筑的消防问题,至今仍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中国尤其薄弱,2003年湖南衡州大厦“11·3”火灾造成20多名消防官兵遇难;2007年温州28层高楼失火19人死亡;2010年,5层的吉林市商业大厦失火死亡19人,上海市静安区28层教师公寓起火58人遇难……除了消防安全,恐怖袭击也不得不防,“9·11”事件当天,就有3000多人丧生火海……

  第二个层面,是摩天大楼的经济魔咒。摩天大楼本身不节能、不节省空间。美国经济学家安德鲁·劳伦斯通过“摩天大楼指数”研究还发现,摩天大楼建设热实际上是经济过热的表现,一阵热潮过后,可能就是经济的低潮。纽约帝国大厦和克莱斯勒大厦揭开了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序幕;纽约世贸双塔成为1973年石油危机的前奏;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国营石油公司双子塔建成之后,也发生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9年迪拜世界第一高楼还没完工,债务危机就已经爆发……

  第三个层面,是市民生活的体悟。一面是摩天大楼接踵而起,一面是市民在街道上找不到一个如厕的地方,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公共厕所,结果还是“一元一次”;一面是看得见的光鲜,第一高楼似乎让武汉摘掉了“最大县城”的帽子,但每到夏天,湖泊便散发出难闻的臭味,一下暴雨,大陆城市就成了水中之城,车走不了,人过不去;一面似乎用高楼呈现了经济的腾飞,另一面是膀爷遍地,垃圾在脚上,“汉骂”脱口而出……

  报道说,武汉绿地中心需要开挖一座亚洲体积最大的基坑,连续墙及桩基要打入地下超50米深,再加上它面临的防洪等难题,是国内施工难度最大的深基坑工程之一。另外,环保的问题还没有提及,一座高楼立起,因空调、照明等设备产生的大量热能,会产生“热岛”效应,殊不知,武汉本身就是著名的四大火炉城市之一。

  中国第一高楼,不仅是武汉这座城市的面子,也是每个武汉人的面子,我们当然乐观其成。但是,能够直接和这幢第一高楼打交道的市民,还是少数。望梅终不止渴,画饼终不充饥,市民的生活是现实的,光要面子不行,更重要的是里子,因为这是幸福感的源泉。比建设第一高楼面子的雄心更重要的,是解决好里子的责任与担当。作为一个普通市民,如果要排出一个先后,我觉得里子优于面子;如果要二选一的话,我宁要里子,不要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