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中国制造业转移“越南热”逐渐“退烧”

2012年12月24日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算下来,俞泓去越南已经不下七八十次。

  中越两国在越南的北部城市海防新建了一个经济贸易合作区(下称“海防工业园”),由深圳市深越联合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越公司”)投资建设和经营服务,俞泓是这家公司的营销总监。

  工业园的招标正在进行中,俞泓正接洽的有七八家企业。“如果事先没有考察权衡个一两年,咱们先不忙谈。”俞泓的态度很实在,投资不是儿戏。他深知,越南的这一端,是低劳动力成本的美丽诱惑,另一端则是征地难、土地成本高、工人效率较低、产业配套不足的种种现实问题。

  事实上,随着对投资者的政策优惠减少,中国制造业转移的“越南热”逐渐“退烧”,多位熟悉越南投资环境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现在,企业做出赴越南投资的决定需要更加慎重。

  金融危机后的转移

  2008年金融危机使得中国的众多制造类企业风雨飘摇,尤其是一些劳动力密集型的低端制造业,他们原本就并不高的利润率在这场金融危机的重创后更显孱弱。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企业被迫做出选择,转移到成本更低的地方去。

  相比中国内地,越南、缅甸、柬埔寨这些东南亚国家的劳动力成本更加低廉,水电、原材料等成本也更便宜,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越南等国开始重视经济发展,出台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以吸引外国投资者。这些因素促使了一场赴东南亚的投资热潮。

  袁明仁是东莞台商协会的顾问,前两年东莞的台商成批组团赴东南亚考察,作为投资顾问,他都带过十几拨考察团。在有着“中国外贸火车头”之称的东莞,大批制鞋厂、服装厂、电子厂在金融危机中受到重创,袁明仁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多家关厂的台商企业里,起码有一成是转到东南亚去了。

  由于成本优势明显,赴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投资的大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而转移后的产业格局也已经在越南悄然形成。在越南南部,以制鞋业、纺织业为主,北部则以电子业居多。

  事实上,也有很多非劳动密集型的企业转移过来。本报记者采访发现,劳动力成本低只是吸引企业转移的其中一个因素,规避反倾销风险是转移的另一个重要诱因。俞泓告诉本报,从2004年开始,由于美国和欧盟开始对中国大陆的企业进行设限,当时就有一批港资和台资的企业,像家具、皮具、纺织,转移到了越南,重点的区域就是胡志明市。

  前江投资管理责任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张黎明也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一些外贸企业认为可能会越来越多地遭遇欧美的反倾销,所以提前布局到越南这类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地方,以规避反倾销风险。通常,这类迁移企业中,轻工业产业会多一点,比如机械电子、建材化工、纺织等行业的企业。

  还有一些企业的转移是由于看中了东盟这块蛋糕。2007年开始赴越南投资的深圳市雄韬电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雄韬电源”)把东南亚市场放在很重要的位置,该公司的副总裁陈宏告诉本报,在他们的市场战略中,东南亚的市场规模(含印度)占整个集团的20%~30%。而他们这几年的“试水”效果显然不错,2011年他们在越南买地建立了一个4万平方米的生产基地,这里生产的产品主要供应东南亚市场,兼顾欧美市场。

  低成本VS低效率

  在工业园的招商中,俞泓强调的一点是越南的低成本。而这也是很多企业最终相中越南的原因。

  海防工业园的招商手册介绍,海防市最低工资标准为200万越南盾∕月(折合人民币600元),外资企业员工的一般工资为普通工人每月750元~900元,技术工人每月1000元~1500元。对于企业主来说,这个数字显然比深圳动辄三四千元的员工工资更有吸引力。

  陈宏告诉本报,他们的科技园设在离胡志明市30公里的地方,现在员工的基本工资是700~750元,加上加班费、补助等一共1000元左右,尽管比起2007年600元左右的水平现在涨了近一倍,但相比国内还是有优势,雄韬电源在深圳的员工基本工资就有1500元。

  俞泓前段时间也去苏州高新园区谈过几家电子企业,他们想要转移也都是因为国内成本太高,三年翻了三番,一个普工的工资是三千,加上包吃住,一个月差不多要四千多。

  “越南实行的是每周六天工作制,大部分员工都不需要宿舍,他们更倾向于自己租房住。”俞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