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领带卖不过围巾 世界领带之都“勒紧脖子”

2013年1月29日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在浙江嵊州市区东南面,104国道与上三高速公路交汇处,是红极一时的全球最大的领带批发市场——中国领带城。

  不过,如果没有看到高高竖起的“中国领带城”五个大字,很有可能会误以为这里不是“领带城”而是“围巾城”。

  在一楼商铺区域,近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看到,约有一半门面处于关闭状态,逛者寥寥无几。开门迎客的摊位几乎都在显眼的位置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围巾,领带则被放置在不起眼的地方。

  一位专营女式丝巾的老板说:“从去年起,我们就改卖丝巾了。领带根本没人买。”

  这种景象在嵊州市的街头巷尾也随处可见,除了几个象征领带的标志性建筑之外,几乎看不到专营领带的店铺和领带的宣传广告。

  同样,在占地上千亩的嵊州市领带工业园区,除了一些不太知名的中小型领带企业,更多的是一些机电企业、电器和厨具企业的厂房。

  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就在五六年前,来嵊州出差的人十有八九都是为领带生意而来,但现在,很少会听到有人谈论领带了。而机电和厨具反而大有取代领带之势,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嵊州这个世界最大的领带生产基地,曾自豪地宣称“为地球系上领带”,如今内外交困,正被“勒紧了脖子”。

  低迷难见底

  “十几年前,每5个中国男人的脖子上,就有4个系着嵊州领带;每3个穿西服的老外中,就有1个靠嵊州人打扮。”嵊州麦地郎集团副董事长袁学军说起彼时的辉煌仍然一脸兴奋。

  在上世纪90年代,嵊州领带可以说是三分天下有其一。正是依托领带产业,麦地郎在十年间从一个家庭丝织小厂壮大为一家年产量达1300万条领带、年出口创汇逾2300万美元、拥有7家子公司的集团型企业,也是嵊州领带行业中两个中国驰名商标之一。

  不过,好日子似乎已经到头。

  在嵊州市经济开发区麦地郎集团的一楼展示区内,领带已经退居其次,映入眼帘的同样是漂亮的女士围巾。

  尽管如此,比起只有几百万元产值的围巾来说,领带仍然是麦地郎的核心产业。而眼下,这个核心产业正让袁学军夜夜难眠。

  “面对7.8万平方米的厂房、90台织机和上千名工人,心里十分着急,没有回报怎么办?”袁学军对记者说,“以前,一年的投资能换回五年的回报,还是值得做的,但是现在呢,第一年投资,第二年没有回报,第三年就得关门了。”小企业大不了可以关门大吉,但大企业怎么办,一条领带35道工序,道道工序都需要人,工人等着工资,设备又在折旧,整个产业面临严重的产能过剩。

  从2011年起,外贸市场就一路下滑,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1~10月,以出口为主的嵊州领带行业出口金额已经同比减少了3.47%。

  “现在的情况比2008年更差。”袁学军预计,麦地郎去年的出口会下滑5%~10%,有些中型企业会下降20%以上,今年的情况可能更遭,行业性低迷深不见底。

  就连嵊州市规模最大的明星领带企业巴贝集团,去年以来的出口也降了近10%。

  就在去年上半年,由于订单匮乏,机器开工率不足,麦地郎无奈解散了一个车间。

  “现在订单来了一些,我们又去招聘会招人,招不到人空手而归。”袁学军说,“忙不过来的时候,只好找兄弟厂家帮忙救救急。”

  这也是机器不能轻易停下来的原因之一。

  嵊州领带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周庆余对记者说:“机器一停下来,工人就要走,一走就说明你这个厂不行或者说是有倒闭的信号,银行就会来追债,所以老板无论如何,都要让机器转起来,即使是负利,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开。”

  “以前还可以靠跑量,现在连量都难保。”袁学军对记者说,“你看,现在满大街有人系领带吗?完全没有这个需求了。”

  的确,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也许穿件白衬衣系条领带可以说是时尚和风度,但如今领带已沦落为一件可有可无的配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