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京津冀“暗战”

2014年5月5日来源:经济观察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京津冀一体化好啊,我们感到有盼头了。”贺杰说。

  三月底,当保定副中心的传言一夜响彻中国时,对于大多数河北省的基层官员,还来不及消化这样的大消息,即使是京津冀协同的本质内涵,也很少有人说出个一二。但保定市满城县旅游局的办公室主任贺杰的直观感受是,北京和保定市,一定会在交通基础设施上加强对接,这样,满城的汉墓,就可以更好地推荐出去了。

  对旅游市场的分割,或许最能体现中国行政区划的界限所在。对于本就属于一个区域的京津冀来说,山水相连、风俗相近。包裹在河北之内,北京和天津的旅游客源,更多是在自有的体系内循环运转。北京的游客来自全球,如何将这些客源吸引到河北周边,河北的一些县市,可谓动了多年的心思。

  但这种努力,成效并不显著。各自为政的旅游市场,分属不同的管理体系。即便是近在咫尺,不同景点之间,只要跨越了行政区划,就难以有效对接。满城虽然有享誉中华的汉墓,但能迎接到的北京游客比例很小。现在,当京津冀一体化被赋予新的内涵和使命之时,贺杰的理解便是:在旅游市场上,来自北京的游客会多一些。

  “副中心”之争

  140公里,这是保定城区与北京的距离。20公里,这是通州主城区距离北京天安门的距离。在保定之后,关于副中心的猜想,成为了最有悬念的话题。这是因为,在北京产业和功能外溢之中,总会有一些城市成为重要的承接地,即便不顶上“副中心”的光环,前景依然是可期待的。

  保定市城乡规划局的一位官员曾告诉记者,虽然中央层面的整体规划尚未出炉,但保定在承接北京功能和产业转移上,无疑是最得天独厚的。这位官员这样解释,相比于通州,保定的优势正是在于距离。

  因为从城市群的科学布局来说,主城市和卫星城市之间,必须要有一定的空间距离,中间有绿化隔离带,这样才能有效解决大城市病。而如果选择将主要功能疏解到通州,则无益于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北京主城区与通州实际上已经连为一片。

  这位官员还说,而保定之所以在前期的调研中深受青睐,就是因为在空间距离上,保定与北京和天津呈现正三角形的布局。这样的形状,甚至也优于廊坊,因为廊坊与北京和天津处在同一条线上且距离较近,会呈现出一个带状的城市群布局。

  这样的观点,在通州市很多官员看来,空间距离,正是保定的缺陷所在。在他们看来,这样的观点无需驳斥。因为通州与北京主城区的距离,正是天然的地缘优势,便捷的交通网络正在形成。

  4月3日的调研中,郭金龙指出,通州要充分发挥区位和地缘优势,找准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战略地位,自觉把工作放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局中,进一步与武清、廊坊深化合作,加强区域规划对接,加大产业转移力度,加强构建区域高品质宜居环境和基础设施的互联互动,努力实现更大作为。

  郭金龙指出,在产业发展上,要处理好“舍”与“得”的关系,讲大局,看长远,为可持续发展腾出更多的资源和空间。要突出高端化、服务化、集聚化、融合化、低碳化,大力发展与城市副中心相匹配的高新技术产业,形成高端引领、创新驱动、绿色低碳的产业发展模式。同时,要认真做好人口调控,把转方式、调结构的效果在人口调控上体现出来。

  协同的内涵

  在新的京津冀一体化战略下,在居于核心的北京有意识地疏解和转移之下,天津和河北、抑或是北京的通州,除了既有的竞争关系、合作关系,还被赋予了“协同”的内涵。

  在原有的区域竞争格局下,对很多产业而言,都是一窝蜂而上。可以说,不仅是天津与河北本身之间,即使是在天津的一些区县之间,河北的一些县市之间,也存在激烈的竞争关系。当竞争和合作在互相交织中,更具包容性的“协同”,将如何破题?

  2012年,河北推进沿海发展战略,在产业的规划上,就遭遇了天津这个渤海湾港口中心的强烈挑战。秦皇岛港作为北方煤炭输出的枢纽,近些年遭遇天津的挑战,天津港也在大力发展煤炭运输,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环渤海圈港口的恶性竞争。

  这种在地缘上形成的竞争关系,无论怎么探讨合作共赢,也无法打破固有利益格局。一些河北的官员甚至说,要改变这个局面,除非打破既有的行政设置,把河北归到天津、或者把天津归到河北,没有顶层设计,协同就是空话。

  在今年两会期间,河北省省长张庆伟这样叙述天津与河北的关系:津冀同处渤海湾,河北3个港口通过能力居全国第三。河北与天津携手,首先应该与河北的港口优势整合起来,把沿海优势变成京津冀的整体优势。

  天津曾作为河北的省会历时8年,固有的历史渊源之下,两地同在一个生态区域内。张庆伟说,在生态环境建设上,京津冀在大气、水资源等方面已建立共同治理的工作机制,今后仍要加大力度。

  协同之于河北,仍然是服务大局。在治理环境污染的强大政治压力下,河北省面临伤筋动骨的产业调整。今年3月份,河北省环保厅厅长陈国鹰曾这样描述河北压减产能的压力,未来5年,已经迅速启动的6643工程,将影响河北60万人就业、影响税收收入500亿元。

  而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在谈到这一问题时,则更多强调,河北要站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局上,想问题,办事情,要大气不要小气。在谈及产业转移时,周本顺强调了两个重点,一为造平台,二为建机制。

  其中,造平台,就是重点发展生态环境好、商务成本低、生活质量优的周边城市和中小卫星城市,发展产业集聚区,来承接首都的产业转移。而建机制,就是在河北省级层面,建立一个协调机制来对接北京和天津,保障协同发展顺利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