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长虹转型升级代价惨重 上半年预计亏损2亿

2014年7月31日来源:南方日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过去半年,在家电企业互联网转型大潮中动作颇大的四川长虹,近期交出的半年业绩成绩单却并不好看,预计2014年1至6月经营业绩将由盈转亏,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7亿元到1.9亿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而去年上半年四川长虹实现盈利2.27亿元,这引发了外界对其转型战略的检视和讨论。

  转型升级付出的亏损代价

  四川长虹在公告中指出,预亏的原因一是国内家电市场需求下滑,导致公司彩电、冰箱业务国内销售未达预期,虽然毛利率维持基本稳定,但规模下滑带来毛利大幅下降;二是为持续推进品牌形象、产品结构等方面的转型升级,公司继续保持对研发、品牌和销售等方面的大力度投入,但产品升级和结构调整的效益显现滞后,彩电业务当期利润贡献大幅减弱;三是“国家节能产品惠民工程”政策退出后,相关节能补贴收益取消。

  在今年席卷传统家电行业的互联网转型大潮中,长虹是最早迈出步伐且动作较大的一个。早在去年10月,长虹就率先发布了其转型的“家庭互联网战略”,今年以来,围绕这一战略,长虹在智能产品上已相继推出启客(CHIQ)系列的智能电视、智能冰箱和智能空调,一度还带动四川长虹股价不断上涨。但在业绩表现方面就不尽如人意,此前一季报的数据显示其一季度营收125.31亿元,净利润923.26万元,分别同比下降了3.53%和93.75%。业界不乏质疑声,认为长虹是不是转型步伐迈得太快。

  家电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撰文指“这是长虹企业转型升级必须付出的代价”。他认为,去年10月份以来长虹智能化转型升级提速,研发与推广投入巨大,但是未得到市场层面响应,“就是长虹对智能化战略预期很高,但是产品没有出现预期的销售”。但他强调,智能化是大趋势,从目前态势看,智能化到来的速度没有大家预期的那么快,长虹亏损反而能促进企业变革,“长虹已经从产品及企业战略层面寻求突破,但是来自企业机制层面的变革仍未有实质性启动”。

  上个月初,四川长虹董事长赵勇在股东大会上宣布“公司将启动新一轮的内部改革”,今年将对产业进行调整,对不符合公司战略、对发展造成拖累的子公司,进行战略重组或者退出。按照赵勇的规划,近期长虹的转型工作将聚焦三大领域,首先是推进企业机制体制改革,重点是加快国有体制、机制改革,理顺企业与政府,董事会与经营层,母公司与子公司的关系。其次是对公司加紧产业调整和布局,最后是建立以产品经理为核心的内部管理体制。

  补贴依赖症“尚未痊愈”

  四川长虹在自陈亏损原因提到一点,“国家节能产品惠民工程”政策退出后,相关节能补贴收益取消。这和最近另一桩新闻一起,再度引发了外界对于家电企业过分依赖补贴的讨论。

  据媒体报道,日前在广州中院二审判决中,广东省经信委电子信息处原处长杨学被指利用负责广东发展平板显示产业财政扶持金等项目申报、审核工作的职务便利,在2008年至2013年间收受5家企业老板或高管贿赂近300万元人民币,其中包括TCL旗下光电科技的高层,在杨学的关照下,TCL曾经申报的“液晶电视模组-整机一体化项目”、“LCDTV动态背光控制技术研究及产业化”等3个项目共获得政府扶持资金总金额约8000万元。

  周一,TCL在其官网发布说明函称,TCL光电科技与广东平板显示产业促进会的咨询服务合同符合公司流程和规范,TCL集团对于有关媒体报道所援引的法院判决中所述的公司个别人员私下交易的情况并不知情,公司并没有参与行贿的动机和行为。说明函还指,2013年TCL集团获得的各种政府补贴收入中,属于与企业经营性活动相关的补贴金额8.6亿,均为国家行业政策性的资金返还,按规定这部分金额已在产品售价中返还消费者或补偿企业的经营成本损失,只是反映在不同的会计科目,对企业利润并无实质影响。

  业界有观点认为,政府补贴容易给官员中的腐败分子制造寻租空间,也使企业养成对政府的依赖,对企业投资的选择和决策造成误导,不利于其按照市场化的路径发展壮大。事实上,家电企业的“补贴依赖症”已是“老生常谈”。2009年到2013年,我国连续推行多轮家电补贴政策,尽管初衷是为扶持企业和行业健康发展,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却暴露出许多问题,而且在补贴政策退出后都会出现一波市场需求不振、企业业绩下滑的情况。本月上旬,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发言时对补贴说不,称不需要国家的产业政策扶持。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的观点也认为,应由市场来倒逼企业进行产品转型和升级,借助市场“杠杆”带领行业步入稳步增长轨道,才更有利于家电行业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