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融资平台藏匿隐忧 数万亿负债浮出水面

  “考虑到今后两年地方政府后续贷款2万到3万亿元,到2011年末,地方融资平台负债恐将达到10万亿元左右。”中国社科院金融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测算认为,如果不加重视,保守估计,不出三年融资平台负债总规模将可能翻番。[详细]

财政部银监会高压地方融资 地方政府反弹强烈

  5月,监管当局就融资平台贷款风险整顿向国务院做阶段性报告,6月底前将完成对融资平台贷款的自查、整改和保全,7月上报结果。这份规范文件几度修改,广泛征求发改委、银监会、商业银行及各省市政府征求意见,尤其招致地方的强烈反弹。[详细]

 
警报拉响:地方融资平台数万亿负债浮出水面
地方融资
地方固然可以通过不断地注入土地和房产做大资产,继续借贷,而不断增值的土地可以给地方带来丰厚的卖地收入,这部分收入不仅可以还债,还可以帮助融资平台包装不错的业绩。不过前提是,土地需要不断增值,一旦房地产市场进入调整期,累及土地市场,这个债务链的命门所在就出了问题。[详细]

土地财政面临缩水 地方融资平台风险敞口彰显

去年地方融资总量是土地收入的4倍多,仅利息每年就要支付5000多亿。一旦地价上涨的势头被遏止,地方政府不但难以再搞拆迁和建设,连支付利息都困难。[详细]

地方政府逾7万亿贷款压顶:将付高达4428亿利息

至2009年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为7.38万亿元。按照7.38万亿的贷款额、6%的年息来计算,地方政府今年将需为这笔巨额负债付出4428亿元的利息。[详细]

安邦咨询:地方与中央在融资问题上将矛盾空前

对于银监会的步步紧逼,地方政府普遍表示反对。据知情人士透露,对于银监会的政策,在全国34个省级政府中,就有30个反对,反对比例高达88%。[详细]

 
重拳出击:多部门联合施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地方融资
国务院将出“重拳”整顿地方高负债问题:将对现有的负债规模、结构进行清理;考虑允许省级政府发行地方债等途径来获得合理的地方发展资金;仅具有融资功能的地方融资平台,未来将面临关闭。而传统的城投公司也将面临转制,吸收民间资金进入,充实资本金等问题。[详细]

银行“排雷”地方融资平台:大脚刹车猛提拨备

部分地区银行在今年年初几个月的新增贷款中,有40%流向了地方政府的投融资平台。地方政府债台高筑的风险正向银行转移,风险控制已到了刻不容缓之时。[详细]

四部委联合发文 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统计口径将统一

央行将负责政府融资平台口径和标准的设定,财政部负责地方负债总体管理和债务偿还机制的建立,银监会负责监督此类贷款业务,审计署实施再监督。[详细]

银监会严控地方融资 6月底前做好清理工作

7.38万亿元地方融资平台的贷款,将有多少变成不良贷款?银监会现在做的就是把这些“打捆贷款”解包还原、逐个排查、锁定现金流。[详细]

 
追根朔源:地方政府背上巨额债务成因复杂

地方政府举债度日:归根结底缘于财政体制

我国当前的财税体制把财税收入向中央集中,而转移支付制度又不完善,这就直接影响了地方政府的财力;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又要承担大量的公共事务支出。[详细]

政绩作祟:地方政府过度负债撑起政绩工程

我国约有五分之一的城镇建设存在诸如“现代化国际大都市”、“高尔夫球场”、“万亩基地”和“百里长廊”等政绩工程,其主要资金来源是政府负债。[详细]

宏观调控政策变化快 地方政府紧急掉头难

在一年多时间内,宏观调控政策经历了两次大转弯。中央基于全国一盘棋,在宏观上调转方向当然容易,但对于做具体事情的地方政府来说,紧急调头则十分艰难。[详细]

  在希腊主权债务偿还能力不断恶化之时,一些经济学家将注意力投向中国地方政府负债率和偿债能力上来,尤其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信贷违约风险再度进入人们的观察视野。对此,有官员称,目前地方负债风险不大,“不算啥”,但是即便是这样,防患于未然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庆幸的是,国家决策层已经对地方政府居高不下的举债有所警觉,并开始采取措施加以规范和引导。在此,希望银行业切实贯彻国家政策,各地方政府提高风险意识,共促全国经济平稳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