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份预测报告指出,2013年中国养老金缺口将达到18.3万亿元。该数值相当于2011年中国GDP总量的38.8%,超过当年的全国财政收入。随之人社部又首次提及,将弹性推迟退休。此举被认为有助于缓解社保基金缺口的压力。两则消息招致全国范围内的广泛热议,绝大部分人反对延迟退休年龄,并对自己今后的养老金表示担忧:若干年后,我们能拿多少钱养老?我们会不会真的有一天就“老无所依”了?我们的养老金缺口到底有多大?为什么会这么差钱?我们交的社保都哪儿去了?凭什么公务员退休能拿那么多?国家打算怎么改革?...

报告称2013年我国养老金总缺口将达到18.3万亿

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化解国家资产负债中长期风险》预测,到2013年,中国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18.3万亿元。报告指出,人口老龄化冲击下我国养老金的统筹账户将给财政造成巨大负担。建议实施延迟退休年龄,国有股划拨,机关事业单位改革等多措施以缓解压力。这份研究报告由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牵头的中银研究团队和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牵头的复旦大学为主的研究团体撰写。 [详细]

公务员退休金是普通职工3倍 是延迟退休最大受益者

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缴费占工资收入的28%,居全球最高水平之列,而机关和事业单位未纳入社保体系,不用个人交一分钱,退休时养老金却是前者的3倍。这种不公平成为目前人们反对延迟退休的主要原因。事实上,在许多发达国家,公务员的养老金也同样高于普通职工,但前提是公务员也要同样缴纳养老保险。美国公务员的养老保险,三分之一由企业和个人缴纳,三分之一由政府补助,三分之一靠投资收益。[详细]

延迟领取养老金担忧:钱没领完,人没了?

“人活着,钱没了”这句小品中的戏谑性说辞正一语成谶。“恐怕有的人交了一辈子社保最终只能领冥币了!”延迟领取养老金的风声刚一吹出,网络上便出现如此惊呼。这正是公众质疑延退的最重要理由,延退之后,我们自己存的钱,会不会便宜了别人?多干5年,到底这实惠让谁占了?而且目前养老金相对于平时工资,比例比较低。领到的养老金还不到工作时工资的50%,无法起到维持良好生活水平的作用,导致老百姓有抵触情绪。[详细]

马骏:转轨和老龄化导致养老金缺口

由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牵头的复旦研究小组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我国养老金收支压力起初主要来源于转轨成本;在中长期内,人口老龄化逐渐成为导致养老金收支缺口的更为主要的因素。根据估算,转轨成本在今后15年左右的时间是养老金收支缺口的主要来源。15年之后,由于老龄化(老人抚养率上升)导致的养老金收支缺口开始成为主要原因。从今后38 年的累计数的现值来看,转轨成本和老龄化所导致的收支缺口大约占35%和65%。[详细]

养老金迷局:缺口数据混沌 推迟退休拷问社会公平

我国养老金不透明已经是老问题了,否则也不会出现刚才列举的那么多腐败案件。这个缺口到底多大,没有一个可信服的数据。延迟退休背后拿出的养老金缺口这些理由,本来就是历史欠债,需要政府付出弥补历史欠债的责任。养老金之所以出现空账,就在于政府在账户上的辗转腾挪,让没有办理社保的老人啃办理了社保的新人,公务员啃普通员工,城里人啃农民工。这个就是所谓转型成本。[详细]

人社部解释为何不能立刻终结养老金“双轨制”

普通职工与公务员之间存在双轨制,城市人与农民工之间也是双轨制。有数据显示,中国2.5亿农民工参保者不足五分之一,这反映了保障范围层面的问题。就算那些参保了的农民工,也很难享受到养老保障。2010年以前媒体热播的一幕是农民工排队退保,因为转移工作地点,或者因为无法在他地续保,农民工宁愿退保拿回个人缴存部分的现金,损失统筹社保部分,这损失的统筹社保部分,就可以被城里人吃了。[详细]

养老金缺口将在10年后 只延迟退休不是办法

不同于社保制度已经全覆盖的欧美国家,中国的社保覆盖人群还在扩张,而且当前账务资金充足,人社部社会保险研究所原所长何平认为,提高退休年龄目前还不到时候,要实际推行可能还要一二十年的时间。何平表示,当前提高退休年龄的改革要小步慢走,弹性退休,逐步取消工人干部、男女职工退休年龄差别,将其统一到60岁,然后逐步提高退休年龄的改革才有可能提上日程。[详细]

延领养老金是必然趋势 加大政府投入是根本

如果遭遇养老金支付困难,政府可以考虑如何通过财政体系的分配来堵窟窿,比如通过节省政府“三公”开支来分配给养老基金。更有效可行的办法是将国有企业尤其是垄断央企的股权和分红转移进养老保险基金。截至2010年,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达到100多万亿元。这些资产对于社保养老的意义在于两方面:一是变现资产,充实社保统筹账户。二是国企利润划转社保基金。[详细]

延迟退休须完善整个社会养老体系分配机制

尽管延迟退休年龄是社会发展的长期必然趋势,但目前我国的养老体系还存在着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与其现在就开始讨论是否或如何延迟退休年龄的问题,不如先解决养老体系的公平性,然后再进行一些诸如“延迟退休年龄”的制度式或参量式改革。社会养老保险的本质是社会财富的再分配,退休年龄只是影响分配方案的一个因素。如果整体的分配方案不能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做到公平分配,那这其中某一个因素的调整又有什么意义,能解决什么问题呢?[详细]

  “延迟退休年龄”并不是人社部今年才有的表述,早在2005年,当时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就进行过此类研究。人社部再次抛出试探民意的气球,而遭遇国民的强烈不满是显而易见的。养老问题本质上是个分配问题,我国现行的养老金制度安排,维持的是一种分配不公。面对这个最大的社会不公,人社部试图绕过根本问题而去迂回实现所谓的“延迟退休年龄”,其目的很难达到,至少在现阶段是难以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