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如果不是明代酒窖之争,恐怕没有几个人知道,五粮液使用了半个多世纪之久的16口明代酒窖,并非五粮液自己的。事实上,尹家酒窖所有权的归属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但却昭示着中国未来前进的方向:要么向前,坚持市场经济,保护私有产权,跟“运动式”的侵夺说再见;要么回到过去,国进民退,搞计划经济......

相关评论

五粮液集团简介

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位于四川省宜宾市北面的岷江之滨。公司以五粮液及其系列酒的生产、销售为主要产业,现已系统研制开发了五粮春、五粮神、五粮醇等几十种不同档次、不同口味,满足不同区域、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层次消费者需求的系列产品。[详细]

“长发升”老窖历史

尹长发升的陈年佳酿“杂粮酒”在民国元年更名为“五粮液”酒。民国初年,尹长发升向民国政府申请注册,作坊名称是:叙府尹长发升大曲作坊,注册商标为“醉仙牌”。商标上李白豪饮醉卧的神态,吸引了众多顾客。“喝酒哪里去?东门长发升”广为流传。[详细]

什么是经租?

经租是指1958年时期,政府对私有的出租房屋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方式,即对数量在规定起点以上的私人出租房屋,由政府有关部门统一出租、管理、修缮,并把一定比例的租金支付给房主。实行国家经租,确切地说就是国家征用,私房业主与房管部门签订的是经租申请书,房屋所有权并没有转移给国家。[详细]

酿酒世家与五粮液公司争夺明代酒窖

  尹孝功,是尹氏第19代世孙。作为16口古窖继承人之一的尹,正面临和祖业作别的危机。尹家在宜宾酿了近600年的酒后,将要与酿酒业切断最后一缕联系。五粮液一直以租赁的形式使用着尹家的16口古窖。从1952年到2007年,五粮液与尹家的8份租约,见证着五粮液的腾飞路径。然而,在2009年最后一次租赁期满后,尹孝功等到的不是一纸新约,而是五粮液一份关于不再签订鼓楼街32号酿酒窖池租赁协议的通知。[详细]

一场关于酒窖产权的战争

600年的酿酒世家:酒窖是家族私有财产

  除去历史传承与史料记载,尹家认为,酒窖为尹家私产且有政府文件证明。一是自1952年以后五粮液与尹家签订的租用合同;二是宜宾市政府于1984年签署的宜宾市政府(1984)字第454号文件。[详细]

五粮液公司:买了房子=买了酒窖

  五粮液称,根据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的相关规定,酒窖池是房屋不可分拆的附属物(构筑物部分),没有房屋和土地,酒窖池也就无法独立存在,国家对房屋的经租实际上已包括土地和酒窖池。[详细]

宜宾市政府:酒窖是国有资产 454号文件作废

  宜宾市政府宣传部副部长对外宣称古窖是国有资产,是五粮液集团公司的。宜宾市政府16年前将16口古窖判给尹家的454号文件是错误的。紧接着,2010年5月12日,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政府突然发文撤销454号文件。[详细]

剖析:到底姓公还是姓私

政府行为不当造成今日财产纠纷

  《物权法》和《民法》规定,地上权依附于地权,地上的附属物是必须归附于地权的。房子不可能建在天上,所以土地是谁的,房子就是谁的。宜宾市政府的处理不当就在于将土地权和房产权分割,即土地和酒窖是尹家的,房产权又发给了五粮液。[详细]

专家:五粮液的行为是对私人财产的掠夺

  《物权法》的根本思想是尊重财产私有权,从尹家提供的租赁协议来看,改革前、改革后都确认尹家对这个财产的所有权。五粮液要尊重别人的所有权,土地地面房屋的所有权不代表地下酒窖的所有权,五粮液这种行为是对私人财产的掠夺。[详细]

五粮液酒窖产权之争的法律视角

  尹家所持的政府文件是有证明力的,宜宾市政府如果认为454号文件是错误的,必须拿出证据来。所谓的保护民族工业,不是确权的依据。同时,也需要考察当初五粮液的购房合同内容,如地价是否包含在房价之中,就是个关键因素。[详细]

五粮液酒窖之争的背后

五粮液之争的背后:私有财产期待法律保护

  我国的相关法律早就确定了对私有财产保护的原则。但私有财产的保护还是举步维艰,《物权法》的实施看上去似乎并不乐观,“唐福珍式”的悲剧一再上演。在和公权力的博弈中,弱小的百姓总是败下阵来。[详细]

酒窖之争愈演愈烈 考验五粮液品牌形象

  五粮液作为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在租借尹家酒窖多年后宣称酒窖归自己所有,难免会给人们留下以大欺小的印象。这对于五粮液来说,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形象危机。如果不及时解决酒窖权之争,五粮液的品牌形象难免会受到损害。[详细]

“国宝”争夺战最终能否双赢?

  有一个大胆设想是,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古窖若确权给尹家后人,尹家能否将此“国宝”捐献给国家?这既可继续保证五粮液的生产,又可按照文物保护法相关规定,国家给予适当的精神或物质奖励,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尹家利益。[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