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中国光伏产业内外交困(出口受阻+内需不足+产能过剩)

外患:贸易环境持续恶化,欧美印接连启动反倾销,围堵中国光伏产业;内忧:平均负债率超70%,国内市场发展不充分,地方投资大干快上,骗补现象普遍,光伏发电并网难,并网费用高。当欧美纷纷围剿之时,中国光伏产业已现败相,出口受阻,而国内又无市场,企业或停产或破产,行业彻底进入寒冬。

欧美齐举反倾销大棒 中国光伏遭重创

美国商务部2012年10月10日终裁对中国输美太阳能电池征收最高达249.96%的高额“双反”关税。但更让业内忧心的是,美国对华光伏终裁将可能推倒“双反”的多米诺骨牌。而一旦欧盟步美后尘最终对华光伏产品“开刀”,那无疑将是致命一击。数据显示,美国市场仅占中国光伏产品出口份额的两成,而欧盟市场则占到六成以上,仅2011年中国光伏产品出口到欧盟的总金额就达到204亿美元。与此同时,作为最有潜力的新兴市场,印度也已然开始跟进美国对中国光伏产品进行反倾销。这股对华反倾销的浪潮,对于本已处于寒冬的光伏产业而言可谓是雪上加霜。

光伏寒冬危及小县城 光伏企业几乎全部停产破产

中国光伏业的冬天,不仅仅出现在江苏无锡(尚德总部所在地)、江西新余(赛维总部所在地),其寒风也侵袭到了衢州市开化县,这个位于浙江西南部的山区县。衢州是浙江省命名的首个“光伏产业基地”,其七成左右的光伏企业集中在钱塘江源头的开化县。开化县经济贸易局光伏办公室副主任占学勤表示,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光伏业的产值已占该县工业总产值的约四成。据统计数据显示,该县目前已投产的41家光伏企业中,目前有31家停产;9家备案在建企业中有两家拟改行;14家未建企业中有3家已退土地、1家的土地已转让。

◆探因:中国光伏产业困局如何造成?(贸易保护+发展混乱+并网难题)

中国光伏产业自诞生之日起就面临畸形发展的状况,严重依赖补贴、9成以上依靠出口、行业产能过剩……这些“原罪”导致了今天的产业困局。中国太阳能光伏产业的产能、产量均居世界第一,却有90%以上产品依靠出口。产品生产在国内、光伏应用在国外,这样的市场倒挂导致光伏产业严重受制于人。

光伏产业危局源自产能过剩 地方政府被指激进

我国光伏产业产能过剩问题与企业自身的盲目是分不开的,但地方政府也在一定程度上充当了推手,由于地方政府运用了太多的优惠政策来支持发展光伏产业,导致过度投资。土地无偿划拨、税收返还、无息贷款、巨额电价补贴……这在过去几年一些地方政府吸引光伏企业的招商“条件”中,屡见不鲜。据悉,为吸引赛维筑巢,江西新余市政府还一度提请市人大通过了以财政担保为项目提供融资2亿元的决议。有报道指出,在一家大型光伏企业的“光伏地图”中,其是以30多亿元资产撬动近1500亿元的投资,助力这一巨大杠杆效应的,是地方政府与银行。

贸易摩擦袭击中国制造 欧美双反意在拯救本国产业

近些年,欧美相继对中国光伏产品展开双反调查,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欧美是光伏产业的先行者。近年来,由于发生国际金融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全球光伏企业都不同程度受到了市场萎缩、融资困难,以及部分国家减少上网电价补贴等因素的影响,出现销售额下降、企业运营困难等问题。于是一些国家的光伏企业为了自身的利益一味地寻求贸易保护,滥用贸易救急措施,使中国光伏产业面临一场有史以来最严峻的贸易保护主义的挑战。如今,光伏领域的贸易战已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而上升到政治和国家战略层面,西方对中国企业制裁的真正目的是遏制中国崛起。

◆解困:中国光伏产业如何突围?(挖掘内需+企业自强+政策扶持)

光伏发展不能再走风电行业的老路,政策扶持应主要着力于完善行业标准、提高行业进入门槛、引导企业兼并重组、打破地方保护主义等方面,只有让有能力的企业兼并和发展先进的产能,并对落后的产能严格执行关停政策,才能真正培养出“大而强”的光伏企业。

我国酝酿多项政策扶持光伏产业 投资额或达700亿

多部门正酝酿打出政策“组合拳”扶持光伏产业,总额度超过700亿元的工程也将随即启动。扶持政策包括鼓励分布式光伏发展、扩大金太阳示范工程规模、建立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稳定增长机制、制定加强金融信贷扶持建议、减免部分光伏电站接入电网费用等。10月25日,财政部、工信部、商务部、国家能源局以及众多银行的代表齐聚河北保定,探讨解决光伏行业困局。对于光伏产业现状,国家层面高度重视,提出要制定综合政策措施,并要求有关部门从推进光伏产业统筹规划、加快关键技术创新、大力拓展国内市场等方面扶持光伏产业健康有序发展。

并网难题获重大突破 国网将免费接入分布式光伏发电

并网一直是影响国内光伏发电市场启动的一个重要瓶颈。此前由于分布式光伏发电的并网费用极高,因此没有得到普及。发改委能源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斯成曾表示,光伏并网一个接入点的费用就需 42万元,以1兆瓦的项目为例,接入点需 10个以上,仅接入费用就要400多万元。不过从11月1日起,不超过6兆瓦的光伏发电项目就可以直接向电网公司申请。国家电网企业将为这些符合条件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业主,提供接入系统方案制定和咨询服务,并在受理并网申请后20个工作日内实施安装。同时还将免费提供接入服务,并且全额收购这些项目富余的电量。专家认为,按照该规定未来所有的屋顶和光电建筑一体化项目均可免费接入,光伏行业将迎来转机。

◆背景资料

中国光伏产业主要聚集区分布图

去年以来中美欧光伏摩擦大事记

关于“六大六小”

  国家发改委近期密集组织各职能部门研究制定扶持光伏产业发展意见,作为最重要的金融支持部门之一,国开行将重点确保“六大六小”12家光伏企业授信额度,其余光伏企业贷款将受到严控。“六大”包括:赛维LDK、中能、尚德电力、英利、天合光能和晶澳。“六小”包括:阿特斯、晶科、阳光电源、中电光伏、新奥和昱辉阳光。
  有投资界人士表示,国开行挑选企业的原则是,该企业之前与国开行合作的深度,而各省之间的力量博弈也对结果有所影响。被国开行确认的12家企业中,“六大”是已成规模和品牌实力的龙头,“六小”则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技型企业。

江西赛维LDK:目前亚洲规模最大的太阳能多晶硅片生产企业,2007年6月1日美国纽约证交所上市,是中国新能源领域最大的一次IPO。

中能:中能能源集团建于1999年。主要从事成品油的进口、批发、零售等业务,涵盖清洁剂、润滑油化工原料的生产销售,以及建筑工程、新能源开发等产业。

无锡尚德电力:全球最大的光伏产品制造企业,也是全球最大太阳能面板制造商,分支机构遍及全球。2005年12月纽交所上市。董事长施正荣。

英利:创建于1987年,总部位于河北保定,集团旗下有英利绿色能源、英利新能源、英利能源(中国)、六九硅业等70多家子分公司。

天合光能:1997年成立,是晶体硅太阳能组件生产的美资跨国制造商。2006年12月纽交所上市。董事长兼CEO高纪凡。

晶澳:成立于2005年,主要从事高性能太阳能产品的设计、开发、生产和销售。2007年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阿特斯:加拿大注册,致力于将太阳能转换为电能的光伏产品的研发、制造、销售和售后服务。2006年纳斯达克上市。在中国常熟和苏州建立了三家独资企业。

晶科:(香港)栢嘉科技全资创办的外资企业,主导产品硅片,营销中心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生产基地在浙江嘉兴和江西上饶。2010年纽交所上市。

阳光电源:国内最早从事光伏逆变器研发与生产的企业。2007年改制为中外合资企业,2011年上市。前身为合肥阳光电源有限公司,合肥阳光成立于1997年。

中电光伏:太阳能电池和组件制造商,国家重点扶持的新型高新技术企业。2004年创立,2007年在纳斯达克上市。

新奥:1989年创立,集团业务贯穿能源分销、太阳能源、能源化工、能源科技的产业链条,旗下新奥太阳能源公司重点开发太阳能建筑、光伏电站等应用领域。

昱辉阳光:浙江昱辉阳光能源有限公司是英国公司ReneSola Ltd 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05年,主要生产单晶硅片、多晶硅片。

  “危”与“机”从来都是相伴相生的。长期“两头在外”的中国光伏产业实际上早就需要转型升级,欧美“双反”只是推动了这个转型升级的步伐加快。只有经历过优胜劣汰的惨烈阵痛以后,中国的光伏产业才会更加强大。政府在这个阵痛的过程中,不要盲目出手相救,做好光伏产业的长期规划,科学指导产业健康发展,中国光伏才有的救。